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 爆笑 > 正文

艺术加工

未知 2019-04-01 10:57

凭借宛瑜发现的问题,更加深小贤的不信任感:“好啦,关谷,我建议你根据这个形象出一套新漫画——名字就叫做《忍者蟑螂鼠》,一定干掉米老鼠和蓝皮鼠。到时候全球风靡的时候别忘记我给你出的这个金点子。”

    说着,小贤和宛瑜离开房间。

    展博在重新搭浆饼屋,一菲坐在沙发上。电话铃响。

    展博大叫:“别碰电话!”自己去拿。

    又是子乔:“展博,快上网!给你看一个超赞的东西。”

    在这个时候听见子乔的声音,展博比听见移动推销服务还要失望:“子乔,我正在等电话呢!有什么重要的事吗?”

    子乔绘声绘色地说:“我刚才拍到一段视频,是一群母猪排队调进了水沟里。”这次直奔主题。

    展博顿了两秒:“我为什么非要看这个不可?用这种恶心的东西刺激的我的眼睛,我的生活就能丰富多彩了?!”

    子乔再次重申:“可是,展博,那可是一群母猪呀,母猪!一群母猪排队掉进了水沟啊!”

    展博觉得耳朵要是能吐的话,早就吐了:“我重申一遍,子乔,我不管你的三叉神经受了什么刺激,我正在等一个很重要的电话,请你别这么无聊。”愤愤地挂上电话。

    一菲从房间里出来,展博赶紧护住浆饼屋。

    一菲看着觉得太可笑了:“该吃饭了。展博。晚上想吃什么?”

    展博依然护着他的屋子:“姐,我吃过了。”

    一菲很奇怪:“吃过了?”

    展博很想通过实话来赞美她:“说实话,你今天的蛋炒饭棒极了。味道不咸不淡,刚刚好,米饭粒粒分开,还粘着蛋。最关键的是,我居然没有吃到你的头发。”也顺带保护自己的屋子。

    一菲纳闷了:“可是我还没做呢。”

    展博更纳闷:“没做?那锅里的是?”

    宛瑜从楼上跑下,很欢快地说:“是我做的,是我做的,哇噻,展博你全吃光了啊?”

    展博扬起笑容:“不仅吃光了。而且吃了你的蛋炒饭,我焦虑的心情平静了不少。”

    一菲醋意顿生:“够了,展博,你是想说,宛瑜做的比我做的更好吃对不对?”

    展博意识到触犯了老姐的自尊心:“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不是说‘更好吃’,我只是说有点‘不同’而已。”

    一菲故意挑刺:“宛瑜。我什么时候教你蛋炒饭可以放肉丁的?”

    宛瑜满不在乎地说:“是你教我做饭要放松,所以我一放松就在你的基础上加入了一些新的配方。我只是希望能做的更好。”

    一菲听不下去了:“更好?你刚才说更好?”

    展博赶快圆场:“宛瑜刚才说的是不同!不同!你听错了。”

    宛瑜针锋相对地说:“一菲,是你教我的,青出于蓝,你应该高兴才对,不是吗?”自己先高兴地笑了。

    一菲深呼吸,好像狂风暴雨的前奏。

    展博对宛瑜小声嘀咕:“别说了,求你了。”

    一菲保持镇定,但咄咄逼人:“那好,让我尝尝。”

    展博无奈地说:“我已经吃光了。”

    一菲更加凶狠地说:“那就再做一份。”

    宛瑜调皮地说:“不做了,你会故意说我不好,然后打击我的。”

    一菲终于忍不了了:“那我们就一起做,师徒切磋一下。让展博来做评判。”

    “这个……”宛瑜迟疑。

    一菲这下可以肆意挑衅了:“你不敢了?”

    宛瑜也沉不住气了:“……比就比。”

    一菲如愿以偿:“那我们现在就开始。”

    宛瑜却立刻出门。

    一菲鄙视说:“你逃跑了?”

    “不,你不是要比赛吗?我去超市买配料。”宛瑜头也不回地出去了。

    一菲得意洋洋地说:“哈!还需要配料?笑话,我的经典秘方是不需要配料的,只需要一颗心,一颗充满爱,充满激情的心。”

    展博黑着脸提醒:“姐,家里没有鸡蛋了。”

    “不早说。”一菲一溜烟出门了。

    “唉!女人啊。”电话铃又响,展博狼狈地接电话,还下意识地说,“别碰电话!”屋子里已经没人了。

    居然又是子乔打电话过来。“展博。”

    展博当即给他难堪:“怎么又是你。我说了……我没空。”

    “等等等等,别挂。这次不是逗你玩,我跟你说正经事,很快的。”

    展博根本没心思:“有话快说。”

    子乔有目的似的酝酿:“我猜你现在正在为等一个女孩的电话,抓耳挠腮,上窜下跳,对不对?”

    展博不屑地说:“我很焦虑,但不至于变成猴子。”

    “作为你多年的好友和精神上的导师,我有个很不错的建议,可以解决你的燃眉之急。”子乔听上去胸有成竹,不知道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展博当然上当:“真的吗?”

    子乔抛出哑弹:“你可以直接打给她。”

    展博顿了两秒:“废话!可是我没有她的电话,只能等她打给我。”

    子乔语气依旧沉着:“哦,就是说你们已经失去联系了。这下糟糕了,茫茫人海,她就像是个断了线的风筝,可能她今天不会打来了。”

    展博倔强地说:“那我就等到明天。”

    “可能她明天也不会打来了。”

    “那我就等到后天。”

    子乔又开始故弄玄虚:“老弟,别傻了,这没用。唉,我也许不应该告诉你这件事情,但是我还有个办法帮你解决问题。”

    “怎么解决?”展博精神为之一振。

    子乔诡秘地说:“我有个非常非常铁的兄弟。在情报局工作。你知道情报局有一套非常完善的人口搜索系统。可以查到所有人的背景信息和联系方式。”

    “真的吗?”

    “当然,可惜这套系统的服务器受到了严格的保护,关卡重重,你是学计算机的,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涉及展博的专长,他深深知道难度:“这牵涉到信息安全。是严格控制的。”

    “没错。但我又不能眼看着我最好的朋友如此为情所困,所以,说不定我可以让他给你提供一个特别端口和登陆密码。这件事情非常机密,绝不能让第三个人知道。”子乔刻意压低了声音。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