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 爆笑 > 正文

你太过分了

未知 2019-04-01 11:03

 子乔连连退让:“好好好,你骂我什么都行,我重色轻友,我见利忘义……”

    “检讨不深刻!”美嘉还不罢休。

    子乔继续承认错误:“好,我忽悠你们,满足私欲,罪该万死,禽兽不如。”

    美嘉突然话锋急转:“这都不是重点。你有这么好玩的PARTY,居然不叫我参加!”双手指向自己。

    子乔愣了一下:“这……那是因为你……”

    美嘉追问:“我怎么了?我怎么了?”

    子乔慢慢地、一点一点地说:“我担心你咋咋呼呼的,把客人都吓走了怎么办。我可不想对外面的朋友说,我的室友都是没见过大场面的土鳖。”

    “那是他们!”美嘉指向隔壁。

    子乔等着下文:“所以呢?”

    美嘉语气轻柔地说:“你只邀请我一个不就好了?你知道,我和他们不一样啊!我年轻可爱,活力四射,我可是晚会的superdancingqueen啊!”精神振奋地亮出自己。

    “对啊,他们只是土鳖而已,而你!简直就是土鳖中的怪兽!”子乔学着美嘉,又是扭屁股,又是抛飞吻,“呀!PARTY!PARTY!帅哥!帅哥!你们全都给我high起来!”然后狂摇头。

    美嘉发怒:“你太过分了!我哪有那么糟糕。”

    子乔歪鼻子竖眼地说:“我有说错吗?”

    “气死我了,士可杀,不可辱。不请我就算了。我才不稀罕呢。我现在就去把你干的事情告诉大家。”

    美嘉说罢转身就走。

    子乔在心里暗自发问:“什么?为什么不拉她?哼!我太了解她了。三二一——”

    美嘉转过身,嗲声嗲气地挽住子乔:“子乔。求你了,我其实没你想得那么糟糕嘛!哎呀!看在我们老相识一场,你就让我参加吧!我一定帮你保守秘密,好吗?子乔~~~”

    子乔很不耐烦地说:“好吧。好吧。受不了你。我只告诉你一个,千万别告诉别人哦!”说完就要回房。

    美嘉独自坐在沙发上遐想:“放心吧!刚才留言里说,还有很多帅哥要来参加对不对?”

    “是啊!”子乔随便应一声。

    背后传来美嘉的尖叫:“呀!呀!PARTY!PARTY!帅哥!帅哥!你们全都给我high起来!”然后狂摇头。

    子乔转过身来,看着她。

    美嘉停下:“嗯。我会控制的,会控制的。”

    子乔摇头叹气:“唉!”走人。

    小贤在电台直播间做本期节目总结。

    “今天节目最后的生活小贴士是送给那些已经有孩子的父母的。请记住,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要骂自己的孩子是小兔崽子,因为从遗传学的角度看,这对家长是不利的。”意味深长地念完,觉得有点冷。

    小贤把调音台Mute掉,对窗外。“Judi,你帮我整理一下录音素材,我晚上还有点事要出去。”

    小贤看看表,拿出手机打电话,理东西准备离开。一系列的举动让外人看上去,像是他有重要的约会,需要准时赶到。

    套间里,关谷、一菲、宛瑜正在聊天。美嘉推开门进来,身上穿着睡袍,包裹得严严实实。

    关谷关切地问:“美嘉,你怎么了?”

    美嘉捂着脑袋,像是身体虚弱的样子:“各位……”

    关谷恍然大悟:“哇哦,看京剧要穿袍子的吗?我要不要回去换?”说着起身要回房,被一菲一把按住。

    美嘉声音孱弱:“真不好意思。我想我可能去不了了。我不太舒服。”腿也软了。

    宛瑜心疼地起身扶住她:“你怎么了?”

    “我可能是病了。”美嘉咳嗽,呼吸困难。

    宛瑜亲切地问:“啊?刚才看到你还好好的。”

    美嘉心情郁闷似的回答:“是啊,天有不测风云。我真是恨自己,身体太不争气。这么好的演出就要错过了,我会遗憾死的。”终于说到演出上了。

    宛瑜轻声说:“哦,美嘉,要紧吗?要我陪你去医生吗?”

    美嘉有点吞吞吐吐:“哦,没事的,只是感冒罢了,休息一下就好了。”再次弯腰捂住头。

    关谷又恍然大悟:“感冒?没关系的,我从日本带了药。很有用的。一般的感冒,吃两片10分钟之内就见效的。”

    美嘉手也不捂住头了,赶紧摇手:“不用了,不用了。你们还没听我说完,是感冒引起的……那个……大姨妈提前来看我了,我现在腰很酸,肚子里很难受。”自己觉得这个理由独到,继续装病。

    关谷不甚羡慕地说:“噢,你大姨妈真疼你!她可以住在我房间啊。”

    宛瑜喝止:“关谷,她说的大姨妈和你说的不是一码事!”有点责怪关谷多嘴。

    关谷还不依不饶的:“美嘉有很多大姨妈?你外婆真能生啊。~~我只有一个,可我有三个小舅妈。”笑呵呵地说。

    “不好意思,今天我可能真的没法去了,你们玩得开心点。不用管我了。”美嘉假装站不稳,说着准备转身出门。

    这时,一菲凑上前,接替宛瑜扶住她:“美嘉,哎呀,你小心,来,我扶你。”

    美嘉有点迟疑:“哎,不用了。”还是被一菲的坚强手臂架走了。

    一菲拉着美嘉回到他们房间的客厅,一把关上门。

    美嘉还在装:“一菲姐,你先回去吧,我躺一下病就会好的。”含胸驼背,还发着抖。

    一菲脸色一沉:“少来!你哪儿有什么病?”

    美嘉吓了一跳:“你说什么呢!我真的病了。”又继续装。

    “哦?是吗?那你能不能告诉我你里面穿的是什么?”一菲说着把美嘉的睡袍扯开,里面露出了性感的可爱的吊带衫,俨然是要去参加PARTY的打扮。

    “啊!”美嘉赶紧把浴袍拉上,“这是一种自我安慰。我都病得那么重了,穿得好看一点至少能够让自己心情好一点。”

    一菲双臂环抱,像在审讯。“你就别跟我扯淡了。”

    美嘉死鸭子嘴硬:“我哪儿有扯了?你不信任我,我病了,你看宛瑜,关谷,就很同情我,就你,还光天化日之下扯我的衣服。万一我真的里面什么都没穿怎么办?”做撒娇状。

    一菲一改冰冷的口吻,娇媚地说:“亲爱的,拜托你敬业一点,你见过哪个病人穿这么闪的一双高跟鞋的吗?”

    美嘉低头,果然穿着一双闪闪发光的银色舞鞋。“哎呀!”缩回脚。

    一菲坏笑着:“你叫阿娘也没有用。我也不想揭穿你,可是,你都闪到我眼睛了,我怎么能够‘不’知道你在吹牛呢。你究竟在捣什么鬼?”

    美嘉想起跟子乔的约定,视死如归地屹立着。

    “不说是吧?那我就扭送你出去游街示众……”一菲说罢站起身,就要拉她出去。

    美嘉马上叛变:“好吧!不过我告诉你一个人,别告诉别人哦!”

    一菲凑过耳朵:“说!”

    美嘉不但出卖子乔,而且还列数罪状,想把注意力都转移到他身上:“子乔今天晚上要在家里举办一个场秘密PARTY。还是会员制的。只有帅哥美女才能来参加。所以,他送票子给你们去看老年艺术团表演,然后才能甩掉你们。”

    一菲惊呆了:“会员制PARTY?”

    美嘉惺惺作态地说:“是啊,他根本不打算告诉你们,不过我实在忍不下去了。哪怕忍着病痛,我还是要告诉你真相。”

    一菲粗心大意,果然忽略掉美嘉的存在:“子乔这个小畜牲,要搞homePARTY,居然不邀请我?”

    美嘉还在煽风点火:“他经常这么做,上次纳凉晚会是一次,五月天演唱会是另一次。”

    一菲咬牙切齿地说:“他死定了。”

    美嘉心满意足,顺便警告一菲:“我就告诉你一个人。你别声张出去哦。否则子乔一定会把我从PARTY名单上抹掉的。”

    一菲突然叫道:“等等。”

    美嘉心知不妙。

    宛瑜和关谷面对面坐着。

    关谷担心地说:“一菲怎么去这么久,没事吧。”

    宛瑜猜测:“她可能在照顾美嘉吧。”

    这时候,展博也裹着睡袍从楼上走下来。

    “啊,头好痛~”展博的造型摆得比美嘉还夸张。

    宛瑜又为这边心疼:“展博。你怎么了?”

    展博一瘸一拐地走过来:“我可能不能去看演出了。”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