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名人 > 文人 > 正文

小翠揭露薛梓柔真面目

未知 2019-03-22 17:58

大将军府,薛起已经从宫里回府,父女两人隔着小院的门谈了几句,薛梓彤暂时放下心来。

    她进宫之前并没有和已经发病的小翠接触过,而接触过的薛毅当时还没有发作,因此她身具传染源的可能性几乎为零,这一点相信太医也能给与证明。只是这一切都抵不过皇帝的态度,皇帝若是想要追究,就算再多人为她证明都是没用的。

    还在目前看来,皇帝并没有想处置她的意思。

    “父亲今日也受累了,天色不早,您早点回去休息吧。”薛梓彤虽然看不到薛起的面色,但还是从他的声音中听出了疲惫的感觉,“弟弟这边父亲不必担忧,女儿会好好照顾他的,而且大夫也说了,弟弟的意志力很坚强,一定能挺过来的。”

    她嘴上说的轻松,心里其实一点儿底都没有。

    天花这种病在现代已经完全绝迹了,但却不是因为现代人研究出了能够治疗天花的药物,而是因为防治手段得当,孩子出生不久就会种上疫苗。

    她记得以前不经意间在网上瞄过一眼关于天花的记载,天花病毒属于痘病毒科,无药可医。但是天花却是分种类的,有大天花、中天花、小天花之分。大天花的致命率在25%%uff0c中天花是12&,小天花则只有1%%u3002

    如此看上去,死亡率其实并不高。只是对于身体健康的人而言,感染天花病毒到发作一般都在12天左右,身体越弱的人,发作越快。

    薛毅之前根本没有机会和其他发病的人接触,感染上怕也是住进了她的院子之后。如今不过两天的时间便发作起来,可见他身体之虚弱。

    这样虚弱的身体,便是有强大的意志力却也不一定能撑得过去,她只能暗暗祈祷薛毅感染的是小天花。

    门外薛起沉寂半晌,才沉沉地开口道:“为父知道你是个好孩子,小毅由你照顾为父很放心。”

    薛梓彤终于感觉出了薛起的不对劲,忍不住微微皱了皱眉,“父亲是否还有别的话要对女儿说?”

    “你母亲和妹妹……”薛起果然开了口,只是说了个开头,接下来的话却是有些说不下去了。他一直知道,妻子对于大女儿心里有芥蒂。可他总是想着,到底是亲生的女儿,便是心存芥蒂,也不过是态度冷漠些,更加偏爱小女儿一些。

    可是这些天一桩桩一件件的事情却一次次将他那些天真的幻想打得粉碎,先是大女儿生死未卜的时候给小女儿大肆庆生,后来又想要抢夺大女儿的御赐之物,最让他无法接受的是大女儿生过天花,他这个做父亲的却一点消息都没有得到。

    当初小小的女儿一个人挣扎在死亡线上的时候,心里该是如何的难受?会不会憎恨他们这一对不负责任的父母?

    他想要向大女儿道歉,却又觉得实在没脸说出这样的话。

    尤其是他突然间发现,原来自己一直以为的单纯善良的小女儿也并非是表现出来的那样。否则别人院子里的下人都没事,怎么偏偏就小女儿和夫人院子里的下人给传染了呢?若不是和大女儿院子里的下人频繁接触,怎么可能被传染?

    这样接触的频繁程度,甚至超过了大女儿自己院子里的人,为的是什么?目的昭然若揭。

    薛起想着自己以前对夫人的纵容,对小女儿的宠溺,再看看懂事稳重的大女儿,越发觉得自己没脸见大女儿了。

    薛梓彤挑了挑眉,心底有些好笑,这个父亲总算还不是太迟钝,终于看清那个妹妹在藏在白莲花外表下的真面目了。

    “父亲不必过于自责,这些事本就与父亲无干。至于母亲和妹妹,无论她们做过什么,血缘的关系总是抹不掉扯不断的,我依然会做好身为女儿和长姐的本分,只是再多却是不可能了。”

    薛梓彤说的都是真心话,她确实并不怨恨薛起,毕竟薛起以前虽然不是个合格的父亲,但那对象却并不是她。况且人的心都是偏的,薛起军旅出身,不喜欢原主那般唯唯诺诺的模样也在情理之中。对原主的训斥也是多是恨其不争,望女成凤。

    但陈凝华和薛梓柔却是不同,原主可以说是被这两个人联手害死的。她接手了原主的身子,好歹是承了一份恩情,为她报仇,也算了却因果。

    况且,她穿过来之后,这两母女也没少给她使绊子。对方既然不仁,便也不能怪她不义。


    “你能这样想,为父便也放心了。”薛起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少了一分沉重,多了些安慰。薛梓柔毕竟是他疼爱了多年的小女儿,此时便是对她有些失望,可到底还是希望她能好的。

    薛起带着这份安慰的心情回了自己的院子,心想着,等明日醒来便叫来小女儿好好谈谈。在他看来,小女儿的性格一向单纯天真,怎么会自己想出这种阴司之事呢,肯定是被身边的小人给教坏了。

    看来,他也该好好看看女儿们身边的人了。现在女儿都还未出阁,在自己家里,便是犯了错,也会得到包容,可嫁了人去了夫家,再犯错,就不是那么容易解决的了。

    得赶紧趁着还有时间,把女儿给纠正回来。

    他却没想到,第二天一早,他还没来得及去找小女儿,对方却先一步找了过来。

    薛起看着笑得娇憨可爱的小女儿,顿时觉得自己的想法没错,女儿的本质还是好的,都是那起子小人教坏了自己的女儿。

    不由习惯性地摸了摸薛梓柔的小脑袋,宠溺地笑道:“怎么一大早就跑来了,用过早膳了吗?”

    薛梓柔抱着薛起的手臂娇笑道:“女儿想来陪父亲用早膳嘛,父亲不欢迎女儿吗?”

    “鬼丫头。”薛起点了点她的小鼻子,笑骂道:“越大越没规矩,连父亲都敢编排了。”

    “才没有呢。”薛梓柔嘟着嘴不满地辩驳,表情怎么看怎么像是在撒娇。一举一动一言一行,无不展示着她的娇憨可爱,天真无邪。

    演技之高超,职业演员都要被她甩一条街。

    薛起更是被糊弄的满心开怀,本来打算见到她就好好教育一番的,这会儿又不由想,还是等用过早膳再说吧。现在说了,以小女儿那单纯善良的性格,若是知道自己被身边信任的人骗了,心情肯定会不好,必然要影响食欲。

    可薛梓柔自然不是像她嘴里说的,单纯来陪父亲用早膳的。她虽有些城府,但到底年纪还小,心里有些藏不住事。况且,薛起又一向疼爱她,几乎是有求必应,她表面上对薛起依然敬畏有加,内里其实早就被宠坏了。

    见着早膳还没有摆上来,薛梓柔踌躇了一小会儿,便开了口,“父亲,如今家里出了这样的大事,府里的下人不免都有些心慌,大姐又留在小弟那里照顾,后院没个主事的人怕是会出乱子。母亲也禁足那么久了,是不是……”

    薛起起初并不觉得她的话有什么问题,只是他却是不想放陈凝华出来的,未等她说完,便摆手打断了她的话。

    “这些事你就不用担心了,你大姐都安排好了,府里的事暂时交给你两个姨娘搭理就好,反正等你大姐出阁之后,这些事也是要交给她们管的。”

    薛梓柔听到薛起这般说,不由有些着急,不加思索地便道:“前日大姐提议时女儿就想说了,母亲这个正妻还在,府里的事怎么能有两个姨娘掌管呢,这成何体统。若是传出去,母亲的脸面不是丢尽了?母亲虽然对大姐稍微严厉些,可也不是因为大姐是府里的长女,母亲才稍微严格些吗,大姐怎么能因此嫉恨母亲,想出这样的法子让母亲如此丢脸呢。”

    “这是我的意思。”薛起眯了眯眼,语气比刚才淡了几分。他并不傻,小女儿这是在给大女儿上眼药呢。

    现在想起来,小女儿似乎没少在自己面前给大女儿上眼药。只是以前自己一直觉得小女儿天真单纯,说话也憨直不会拐弯,对她的话深信不疑。可是发生了那么多事情之后,尽管他心里一直在为小女儿开脱,但怀疑的种子已经种下,再想拔除却不是那么容易了。

    薛起仔细地盯着小女儿的眼睛,想要看清楚她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薛梓柔被薛起看得一惊,眼神不由闪烁了一下,才又恢复笑容,娇憨地问道:“父亲这是怎么了?为何这般看着女儿?”

    薛起一直紧盯着她,自然没错过那一瞬间的闪烁,心一下子就沉了下去。

    他摆了摆手,勉强笑道:“你母亲自己做了什么事自己清楚,只这般禁足已算是给她脸面了,管家的事情自由你大姐安排,你个小孩子,就不要插手了。你大姐还有不到半年就要出嫁了,以后你们姐妹不知多久才能再见上一面,趁现在你们姐妹该多聚聚才是。至于你母亲那里,以后还是少去些微妙,省得学坏了。”

    他虽然对小女儿失望了,但到底还是疼了那么久的女儿,总不希望女儿一条道走到黑。他现在还是觉得自己的女儿本质是好的,都是被别人教坏了,尤其是作为母亲的陈氏,肯定没给女儿树立一个好榜样。

    现在女儿还小,要是身边有一个好榜样的话,肯定能纠正回来的。而现在,他眼里最好的榜样自然就是自己的大女儿了。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