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名人 > 文人 > 正文

她去求他棒棒她的爱人

未知 2019-04-04 11:43

他不喜欢见外面的人,知道她今天会来,才特意下楼来看看。没想到一下来,她竟然就给了他这么一个“惊喜”。

  在楼上时候,他就居高临下的发现了鬼鬼祟祟跟在小女人身后的侍应。

  “是,陆爷”

  孟泽领命,将早已吓得双腿发软的侍应带了下去。

  陆煜宸将半个身体都挂在他身上的小女人抱了起来。

  “嗯不要走,帮帮我”身体忽然悬空,她以为好不容易靠过来给她解热的大冰棍要走了,立刻伸出双手勾住他的脖子。

  “不走,我带你上去。”男人阅历深重,只看怀中女人的面色就知道她是中了那种东西。

  上次她在床上的表现让他很满意,她的身份也让他很满意,这比孟泽给他找的所有代孕都更适合,甚至,她还是个更加合适的陆太太人选。

  陆煜宸毫不犹豫的将人抱着往上走,他本意是将人带上自己位于四楼的主卧,可刚走到二楼怀中的小东西就因为药物忍耐不住的在他身上到处点火。

  陆煜宸毫不犹豫的打开一间客房房门,直接将不老实的小女人放到了床上。

  “别走,我好难受”

  大冰棍忽然离开,唐心洛极为难耐的轻呼出声。

  被唐心洛软糯的声音叫得心底一酥,反锁上门,陆煜宸毫不犹豫的回到床边。

  “唔,我好难受快、快救救我”唐心洛从来没有被这样的滋味折磨过。

  她也不过在几天前刚刚失去了第一次而已,这种陌生的空虚感她还分辨不出到底是什么东西。只觉得身体里空虚极了,双腿无助的摩擦,想要减轻心底的无助。

  无情的潮水几乎将她淹没,整个身子忍不住轻轻发颤。

  唐心洛上半身不自觉的朝上拱起,白色的晚礼服几乎快要包不住她饱满的曲线。明明身上穿着代表着纯洁的白色礼服,可和这纯洁颜色形成鲜明对比的却是她无意识之下散发出的诱人。

  “放心,很快就不会难受了。”陆煜宸轻轻的揉了揉她圆润却单薄的香肩,似在安抚又似在**。

  “你别走求你,帮帮我”唐心洛什么也不知道,只觉得抚摸在她肩上的手掌一点也不让人觉得恶心排斥。

  那似乎是一只有些熟悉的大掌,宽大而干燥,指尖稍稍有些粗粝,但却极副安全感。

  忍不住用一侧脸庞在他的手心上蹭了蹭,发出舒服的喟叹。

  “唔好舒服”

  小东西完全迷糊了,根本不知道,在男人身下做出这样的举动是多么富有挑、逗、性的邀约。

  原本就不想忍耐,给了她一周的时间考虑只是表面的绅士而已。他陆煜宸向来不是善男信女,对于自己看中的女人更没有拱手让人的道理。

  别说她现在正准备和那个男人离婚,就算她已经嫁人夫妻恩爱,他也要将她抢过来。

  不再犹豫,将已经迷糊彷徨的小女人翻转过身。松开礼服后面的绑带,不一会儿,她白皙光洁的身躯就完全赤、裸的呈现在他眼前。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