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国内 > 正文

小玲妖媚

未知 2019-04-01 09:50

一菲目不转睛地看在眼里。小玲说完离开吧台。一菲学着她妖媚的样子,翘着兰花指,扭了两下:“你真坏~~切,潜规则潜不死你。”

    展博帽子压得低低的走到吧台前。

    一菲招呼:“展博。”

    展博一脸苦大仇深:“姐,我决定了,我要去嵩山。”

    “公司休假吗?”

    “不,我要出家。”展博手插着口袋,眼望着天的样子像小朋友扮家家。

    一菲对于展博的风言风语已经习以为常了:“什么?你疯了啊?出家。滚滚红尘你看破了啊?”

    展博非常认真地表示:“看破了,破的不能再破了。”使劲地喷着口水。

    一菲算是看出来了:“还是因为宛瑜的事情?”

    展博嘴硬:“没有。”

    一菲才不相信呢,问一下只是走形式,正确引导才刚刚开始:“那就好,如果你是想练武,拿根双截棍一边玩去。出家亏你想的出来。”

    展博突然拉着一菲的手:“姐,我真有那么差吗?”表情很无助。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一菲看看展博的手,有点担心。

    “刚才在电梯里,有个女生问我要电话。”

    “真的吗?不错啊。”

    “因为她以为我是送外卖的。”

    “哦~天啊。家门不幸啊。”一菲就知道一准没好事。

    展博找不到支持,于是固执己见:“行了,你也别说了,我明天买去河南的机票。少林寺我来了。六根清净了就不会徒增烦恼了。对了,我连自己的法号都取好了,叫做——戒色。”

    “还色戒呢!”一菲哭笑不得,“我告诉你啊,你已经不抽不酗酒了,你要是连色也戒了,那你就连第二性征都没有了。到时候我怎么跟咱爸妈交代啊。”

    “你不是说我先天缺憾嘛,他们早就该知道会有这么一天的。”展博拿出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

    “呵呵……我那是逗你玩的。你只是需要积累一点经验罢了。”一菲扒着展博悄悄耳语。

    展博亮开嗓门喊道:“可是对于一个送外卖的来说,全世界都是高级兵种。”

    “要是连你自己都觉得自己是个送外卖的,那你就真是个送外卖的了。你要振作,气质是从自信中透出来的。”

    “怎么振作?”

    “挺胸收腹,头抬高。”

    展博挺胸收腹头抬高,手里夹了本杂志,姿态怪异别扭。

    “这样就好了吗?”展博有点不敢相信。

    一菲仔细打量:“这样像是个送快递的。”

    展博立刻泄气:“我就说我不行嘛。”

    一菲实在没法子了,为了展博的未来,谎言也是善意的:“嘿!还真别说,你这么一振作就有效果了。我刚才看到有个女生一直在偷看你。”一菲假装向餐桌区看过去。

    “哪儿呢?我怎么没看见。是那个?还是那个?”展博边说边指,动作幅度很大。

    一菲边找寻目标边装模作样地指导:“别指!别指!都说了是偷看你了,人家害羞的嘛。你这么一来,西施都被你吓跑了。”

    展博半天没找到:“可是我没看到有人注意我啊?姐,你忽悠我吧。”

    “神经,忽悠你干嘛?你怎么对自己一定信心都没有啊?拿出点亮剑精神来。”一菲依然在找。

    展博刚产生的一点希望又要破灭了:“亮什么剑呀。一准又是自作多情。我也别亮剑了,暗战比较适合我。”

    “老姐保证你这次一定有所斩获。”

    “你凭什么那么肯定。”

    “我是谁啊,等级多高呀,能和你一样吗?这样,你先别出场,我先帮你打探一下,确保万无一失,咱再出手。”一菲豁出去了,拿着一瓶酒和一个杯子,走下吧台。

    “姐,你干嘛?”展博看这阵势有点紧张。

    一菲得意地说:“替你请杯酒啊,显得你特绅士,人家才会更有好感,你瞧好吧。”

    “好吧。”展博乖乖地转过脸去,面向吧台,等待消息。

    一菲走到入口区,有两个女生在那里谈笑风生。其中一个正是刚才在一菲身边打电话的小玲。

    “美女,你的酒。”一菲把一杯红酒递到小玲眼前。

    小玲惊讶地回头:“我没有叫酒啊。”

    一菲神秘地笑着:“废话,我知道。”

    小玲看出一菲有企图:“啊——有事儿?”

    “美女,我猜你一定是一个演员吧。”一菲挑起眉毛,装作一眼看穿的样子。

    酒吧里也能被认出来,小玲当然很高兴:“你怎么知道?你看过我演的戏?”

    一菲刻意讨好:“这倒没有,不过看谈吐就看得出。”

    谁知小玲似乎很没文化:“你看到我吐痰了?”

    “呃……”一菲被呛了一下,“不过我现在更加确信了,是这样的,我需要你帮个忙。”在她的脑海中,演员就等于没文化吗?

    “什么忙?”小玲对眼前的陌生人充满防备,但也充满好奇。

    一菲凑近小玲的耳朵:“我有个朋友,最近刚刚失恋,需要人帮助。”

    小玲很不以为然:“失恋很正常啊。我也经常离婚,没什么大不了的。”

    一菲再次被呛:“我知道你们演员情感变化比较频繁,不过我朋友不一样,他比较内向,而且最近轮番的打击对他的伤害比较大,甚至还有那么一点点自闭。我想请你帮个忙,和她聊聊,告诉他其实他很有吸引力。”

    虽然谈话的声音很小,可还是被另一个女生听见了。该女生插嘴:“我去吧。”似乎最近也很缺爱。

    一菲上下打量一番,然后不客气地说:“你的条件不适合演爱情片,拿根双截棍一边玩去。”该女生内心受到严重打击,暴躁地离开。其实,一菲平时也不这么欺负人,怪只怪今天她在为展博的大事而努力。

    “可你说的那个朋友我都不认识,怎么聊?”小玲对助人为乐的事情没有一点兴趣。

    一菲继续灌上迷魂汤:“这才需要专业演员的现场发挥啊,其实你只要夸他,鼓励他,让他感觉你被他迷住了就行。”

    “迷住啊?听上去很贱啊,我可不是随便的人呢,不是什么尺度都能接受的哦。”小玲有意无意地盖上其实本就很低的低胸内衣。

    “这是500块钱演出费。你看……”一菲爽快地掏出钱。

    小玲毫不客气地装进口袋:“行!没问题,不露点就行。”

    子乔走了进来,看见展博在吧台上拗造型,手里还拿着一杯橙汁。觉得很可疑。

    “展博。在干吗呢?”

    “我姐说有个美女正在悄悄地关注我。”展博始终面对吧台,不敢回头。

    子乔回头大范围地搜索:“哪儿呢?我怎么没看到。”

    展博春风得意地说:“我姐正在帮我面试,把关。”

    “你自己怎么不上?”子乔把展博当自己对待了。

    展博一板一眼地重复一菲刚刚给他灌输的概念:“因为我等级低,需要摸清楚情况,以免被秒杀。”

    “怕什么,Gameover了还能从头再来嘛。”子乔觉得这也太累了。

    展博对吸引力的提升真是充满了求知欲:“子乔,怎么样才能提高等级。吸引力的等级?”

    “这个问题……说难吧它不难,说简单吧它也不简单。关键在于,你要有‘米’啊!”子乔做数钱的手势。

    “这就可以了?”展博觉得这跟一菲的理论,复杂程度根本不在一个等级上。

    子乔逐渐露出真实意图:“可不是,面子都是从这儿来的。你看,我明天晚上就有一次约会,女孩都约好了,可是谁知道我居然两袖清风,连顿饭都请不起,这年头的女孩都现实的很。谁会坐在那里陪你干劈情操啊?要不你借我点?”

    展博恍然大悟:“搞了半天,你还是想忽悠我。你上个月欠的还没还呢。”

    子乔今天碰了两鼻子灰,心情太糟糕,眼见展博要拿橙汁,赌气地抢过去,对着吸管拼命吸起来。

    “那你要我假装迷上谁?”小玲看到吧台上的两个男人,需要进一步确认。

    “吧台边的那个。”一菲未免被展博发现她在做手脚,只好背对着吧台,用手指了指。小玲顺势看去,正好子乔挡住了展博。

    “哦。”小玲确认了目标。

    一菲详加补充:“看到了吗?就是那个喝橙汁的。”

    正在吸着橙汁的子乔,转过身,表情很郁闷。

    小玲再一次确信:“看到了,他看上去好像挺郁闷的。”

    一菲更加确信:“那当然啦。别看他呆头呆脑的,其实人还是不错的。”

    小玲左看右看:“看上去不呆啊。还挺帅的。”

    一菲想都不想就知道发生了什么:“那是他在拗造型。我一会儿就跟他说晚上你邀请他单独见面。记住,不管他说什么外星人,还是电脑程序,或者什么原始动物。都要假装很喜欢听。到时候没有导演,没有NG,就看一个演员的自我修养了。”

    小玲再次盯住子乔:“他真的会聊这么无聊的东西吗?”

    一菲也觉得太为难女孩了:“行!我再加你300。”又加上300块。

    “谢谢!”

    远处的子乔和展博对于即将来临的一切没有丝毫的准备。

    酒吧的餐区吹奏起萨克斯。展博穿得很帅,毛衣穿在晚礼服里,还露出了袖子。俨然一副傻小子相亲的打扮。

    服务生端着餐盘走过来:“先生是现在上菜吗?”

    “先等会儿。等人来了。”展博说。

    “要不要先来一杯开胃酒?”服务生礼貌地弓着腰问。

    “好的。”正合展博心意。

    子乔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的,坐到了展博的身边。

    “展博,跟你商量个事,要不,一会儿一起吃吧。”

    “可我约了人啊。”展博很为难。

    “我也约了人啊。”子乔似乎更为难。

    “so?”

    子乔死皮赖脸地说:“so我没钱啊!曾老师好不容易帮我在爱情公寓网站上找个了美女,我可不想我的计划就这么泡汤了。”

    “可我刚点了餐,我一共就带了这点钱,不够给你的。”展博为了自己的幸福,冷酷地下了逐客令。

    “唉!天亡我也。算了。”子乔起身要离开。

    展博有点过意不去了:“你去干嘛?”

    “我去厨房看看有没有盘子可以洗,要是我在20分钟内洗完100个,说不定能够帮人家点份薯条的。”子乔把自己说得极其悲凉。

    这时候,小玲推门走了进来。展博看到美女,起身相迎,身体不由自主的紧张起来。

    “你好。”展博拘谨地微笑,把子乔挡在了身后。

    “你好。”小玲还来妩媚动人地微笑。

    “我叫展博。”

    “你今天看上去真迷人。”小玲脸色绯红。

    “真的吗?”展博心情愉快得像飞上了九霄云外。拉开座位,等待小玲过来。

    可是,只见小玲径直绕开座位,走到了子乔的身边,子乔有点措手不及。展博的笑容凝结了。

    “你不记得我了吗?我们在这里见过的。可我记得你,自从第一眼见到你,你那优雅的气质就深深地吸引了我。让我无法自拔。今天我终于得偿所愿。我们又见面了。”小玲握住子乔的手,感动得想要流泪。

    子乔满脸疑惑的表情,心想:“我有见过她的照片吗?我怎么不记得了?”

    子乔再确认一下:“我们约了今天见面是吗?”

    小玲毫不犹豫:“是啊。”

    子乔触电般马上打起退堂鼓:“可是,有件事情,我必须告诉你,真不巧,我……我的钱包刚才丢了。所以,吃饭的事情我们只能改天了。”说罢就要逃走。

    小玲眼疾手快地拉住他,不经意地冒出一句:“别呀,我明天有别的通告,没档期了。”

    “什么?”

    小玲张大嘴巴,赶紧纠正:“我的意思是,没关系的,吃什么饭呀,多老套。能和你这么有吸引力的男生约会聊聊天,我已经很满足了。你知不知道有句话叫做‘秀色可餐’?”

    “秀色可餐——”子乔的表情像在神游。

    小玲先走到沙发区,子乔扭着身体去她身边坐下。只留下展博黯然神伤地坐下,继续东张西望。

    子乔的心声又再蛊惑他自己的心:“你知道什么叫做2档起步吗?我今天才明白,原来对于等级高的人来说,吃饭看电影这种低端环节是可以省掉的,哈。”

    关谷、美嘉、宛瑜、师兄,四人围坐在桌子旁,每人面前一杯白水。师兄说话非常非常地慢,节奏和唐僧一样,而且没有一点起伏,其他人都双手托腮看着他。

    “……之后我就到了塔什库尔干的小镇。你们简直不敢相信,那里有个新疆自助餐。”

    宛瑜、美嘉目光呆滞。

    “自助餐非常丰盛,有羊肉串、炖羊肉、羊蝎子、烤全羊、蒸羊羔、羊肉泡膜、椒盐羊排、羊肉大骨汤、羊肉大拼盘……可是遗憾的是,我对羊肉类食品过敏。”

    宛瑜扯开话题:“美嘉,子乔是不是从来不挑食?”顺便完成小贤交给的任务。

    美嘉头点得像机关枪。

    师兄打断:“严格来说,我不仅仅只对这些东西过敏,还有很多。”

    宛瑜整个上半身俯到桌子上,小声抱怨:“哦!他还没完。”

    “于此同时,我还对以下新疆食品过敏:辣子肉拌,还有蘑菇肉拌面,还有碎肉拌面,还有炮仗面,还有干拌面,还有囊包肉拌面……”

    美嘉妄想以总结来结束:“总的来说,就是对所有的面条都过敏。”

    “哈!有趣的是……”师兄难得的笑容转瞬即逝,“并非如此。也有很多面条我很喜欢吃,比如说:红烧牛肉面、还有老鸭粉丝面、还有梅菜扣肉面,还有咸菜肉丝面、还有清炖鸡汤面、还有山西刀削面、还有腊肉冬笋面、还有北京炸酱面、还有台湾蛋仔面……”

    师兄继续说。宛瑜和美嘉同时喝上一口水,又都吐回杯子里。

    师兄丝毫没有结束的意思,宛瑜放下杯子,小声对美嘉说:“我觉得我快要疯了。关谷,你怎么会认识那么牛的师兄。关谷,关谷。”

    宛瑜望向关谷,关谷却在聚精会神地听着,还在做笔记。他示意宛瑜安静,认真听。

    宛瑜自暴自弃地说:“我要离开这里,我宁可去看俄罗斯科教片的。”

    美嘉面无表情地回答:“那你还叫我来。”

    师兄突然说:“不好意思,我要去一趟洗手间。”说完就不见了。

    宛瑜和美嘉终于放松下来。

    美嘉抱住脑袋:“哦,我的天啊。”

    宛瑜抱起手提包:“我快找不到活下去的信心了。我要撤了。”

    两人不约而同地收拾东西,准备走人。

    关谷却显得不明所以:“可是他还没有说完呢”。

    宛瑜笑眯眯地对他说:“没关系的,关谷。有你这么好的听众,他一定会很满足的。”

    关谷不知不觉地学会了师兄的腔调,如唐僧般地回答:“好吧。不过你们走之前得告诉我,你们要去哪儿?是去酒吧呢,还是去上网呢,还是去听音乐,还是去买碟片,还是去逛街,还是去做面膜,还是去做头发……”几乎和师兄一模一样。

    宛瑜从崩溃边缘掉了下去:“求你了,关谷。”

    美嘉作出最后的抵抗:“这家伙说话很慢,但是尿尿一定很快。好了,我们撤了!快快快。”

    美嘉和宛瑜迅速撤退。

    展博独自等待,面前摆满了酒杯。看着子乔和小玲相谈甚欢,正在相互喂葡萄吃了,心里特别不是滋味。正看表,一个服务生走过。

    “对不起,我想问一下,请问门口有没有看到什么人在等人的?”展博拉住服务生问。

    “门口没有,里面倒有一个。”服务生回答。

    “哪儿呢?”展博激动地360度搜索。

    服务生看着展博:“就你咯。”

    “我是说,有没有看到哪位女士?有一头乌黑靓丽的长发。看上去还挺漂亮的那种。”展博想象力还很丰富,这可不是一菲对他说的。

    服务生环顾四周:“没有,不过那儿有一个喝醉了的印度人。她老公有了外遇,还做了漂白手术。”

    展博顺着服务生的指点,看看那边:“你误会了,这个看上去60多岁了,应该不是。”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