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国内 > 正文

被放鸽子

未知 2019-04-01 09:51

 展博接受着这份同情,支着下巴说:“是啊,这无所谓了。是她约我来的。其实我们也没见过面,可是据说她仰慕我。”

    服务生试图理解发生的一切:“你是不是在担心,她改变主意了。或者她可能来过了,然后看仔细了之后,就失望了,又走了?”

    展博面无表情,尴尬地僵了很久,显然被说中了。“胡说!”

    电梯铃响,宛瑜和美嘉平安大逃亡,走出电梯。

    宛瑜感叹:“现在我知道什么叫做: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了。”

    美嘉则开始抱怨:“我本来应该去参加单身俱乐部的。”

    “现在还来得及吗?”宛瑜问道。

    “应该已经结束了。”美嘉失望。

    宛瑜幸灾乐祸:“太好了。”

    美嘉吃惊地看着她:“有你这么幸灾乐祸的吗?全是你,非要拖着我。”

    宛瑜马上闭嘴:“对不起啦。还好他没有唱那首《掀起你的头盖骨》给我们听。”

    美嘉苦笑:“你饶了我吧。”

    “那你现在准备去哪儿?”宛瑜的任务继续进行中。

    “不知道,反正我们屋是回不去了。”

    宛瑜突然神情地感慨:“我想去找展博,相比起来,展博真是太可爱了。”她仿佛都看到了展博傻乎乎的笑脸。

    “你不会是想去看俄罗斯科教片吧。”

    “至少土星上没有羊肉串、炖羊肉、羊蝎子、烤全羊、蒸羊羔、羊肉泡膜、还有椒盐羊排……”学着师兄的腔调。

    美嘉揉起太阳穴。

    小玲把一窜葡萄拎得高高的,子乔用嘴衔住。

    “其实,我是一个导演,如果论辈分的话,在中国应该算是八袋长老,不对,是第八代导演。”子乔在身体舒畅的状态下,脑子也开始活蹦乱跳。

    小玲充满爱戴的眼神:“真的吗?你原来是个导演,那电影频道你认识人吗?”

    “电影频道?噢……”子乔支支吾吾,“我认识啊,前天我才和他们电影频道的道长一起吃饭呢。”

    “道长?”

    “是啊,我们最近在一起策划一部中国最棒的电影。”子乔赶快扯开话题。

    “电影?太棒了,进展怎么样?”

    “还不错,目前钱不够演员未定剧本暂无。”闪姐那一套说辞正好给子乔派上用场。

    “我觉得,只要你从情感失利的阴影中走出来,你一定会成功的。”小玲忽然发表由衷地鼓励,之所以说是由衷的,首先是因为她所面对的人不似一菲描述的那样。

    可这让子乔稀里糊涂起来:“情感失利?哦~对,情感问题一直纠缠着我,谁让我的心太软,心太软。”

    小玲看着子乔英俊的脸庞,说:“可是你很有魅力啊。一定是那个女孩缺少欣赏的眼光。”

    子乔更得意了:“我现在明白了,一个男人要干成一番大事业,首先必须安定后方。”

    “你是说结婚?”小玲对这个问题格外敏感。

    “不,先找个人分摊房租。”子乔神态落寞。

    “你真幽默。”小玲越加觉得眼前这个男人的幽默细胞十分出众,“对了,你怎么不跟我说关于外星人,电脑程序,还有原始动物的话题?”

    “啊?为什么要说这个?”

    “因为……我喜欢啊。”小玲为了投其所好,只好往自己身上推。

    “是吗?哦……”子乔即使想谈也谈不出什么来,“这样啊。那要不我们一起去看看我房子,说不定你会想搬进来,然后一路上我跟你说说我的新剧本——外星人大战原始动物的故事。”居然能把这些都凑成了电影。

    都是小玲想要的,她的脸都笑开了花:“好啊。”

    两人手拉手路过展博的餐桌。展博已经在桌上打瞌睡了。

    子乔用手指弹了下展博的脑袋。展博惊醒。

    “呃!你们走啦?”

    子乔充满激情地陈述:“我错了。这个世界上还真的有不需要花钱请客就愿意陪你干劈情操的女生。我的世界观要改变了。你约的人还没来啊。”

    “是啊。”

    “同情你,坚持下去哦。”子乔凑过去小声说:“我那个女生居然喜欢外星人和原始动物,早知道就让给你了。唉!造化弄人啊。”

    展博目送他们离去,服务生托着一只酒杯走到展博身边。

    “有一个好消息,同时有个坏消息,你想先听那一个?”服务生恭敬地问道。

    展博顺口选择:“坏消息。”

    “那个喝醉的印度人已经走了。”

    “你想羞辱我就放马过来吧,我不在乎。”展博恶狠狠地拍着桌子。

    服务生怯生生地回答:“我不是这个意思,你只是被放鸽子了,没什么大不了的。”顺便还想安慰。

    “是啊,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

    “做人要乐观。你可以继续坐在这里。反正我们会开到凌晨。对了,要不要听好消息。”服务生滔滔不绝,神秘兮兮。

    展博闲着也是闲着:“说吧?”

    “那个喝醉的印度人临走前给你买了杯开胃酒。”服务生说着又把一杯开胃酒放在了展博的面前。

    展博吃惊地望着杯子,好像里面已经下了毒:“……第九杯……”

    “她让我跟你说,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展博没想到居然被个服务生如此看笑话,但是服务生却依然满脸堆笑地说:“另外,我们酒吧还特意为您制作了一份开胃蛋糕,要不要尝试一下。”

    “wo,好嘛!又是开胃的。我的胃已经开的很大了。”

    服务生微笑提醒:“是免费的。”

    展博也老实不客气:“好吧。上来吧。我饿死了。”

    服务生转身,遇到了另一个服务生。两个服务生开始小声嘀咕:

    “你赖皮是不是!你用蛋糕来拖时间,不算赢。”

    “怎么不算?再过5分钟我就赢了。”

    “就是不算。”

    “怎么就不算了?”

    ……

    展博都听见了。“嘿!怎么回事?”

    后来的服务生回答:“恩,我们在打赌。赌你要在这儿坐多久才会回家?”

    展博的心都碎成粉末了:“什么?!……你们居然利用我的痛苦来赌钱?”

    先前的服务生还想着拖延时间:“再等5分钟就刚好3个小时了,您少安毋躁。”

    展博愤怒地站了起来:“简直岂有此理,我从来没有被这么羞辱过。你们现在就把我的免费蛋糕打包,我拿好了马上就走!”

    两服务生连忙撤退。

    宛瑜特意找来:“展博。这么晚了,你在这里干什么?”

    展博已经没心情说话了:“没什么,我只是觉得这里的开胃酒不错。”说着一口把第九杯开胃酒喝了下去。

    宛瑜望着展博的眼神从未这么温柔、这么充满期待:“展博,我有件事想对你说。”

    “说吧。”

    “我……我想跟你道歉,我昨天……也许不应该拒绝你的。”

    突如其来的变化叫展博措手不及:“什么?”

    宛瑜大彻大悟地说:“我的意思是,后来我想想,说不定科教片没我想象的那么闷。这世界上比这个糟糕的事情还有很多。”

    “我早就说了。”

    宛瑜羞涩地说:“那我们现在再去看……还来得及吗?我和你一起。”

    展博愣了很久,一阵阵的幸福感冲上脑门,忽然说:“不用了。我正在等我的开胃蛋糕。”

    “这个蛋糕可是我今天晚上花了3个小时才换来的!”展博理直气壮地说。

    “好吧,那你慢慢吃吧,看来我们真的没有共同语言,小气鬼。”宛瑜恼羞成怒,转身大步走开。

    展博莫名其妙地看着宛瑜离开。

    小玲挽着子乔的胳膊,走进公寓走廊。两人步履轻盈,相谈甚欢。

    “和你聊天真的很开心。”小玲盯着子乔的眼睛。

    “我也一样。”子乔的眼睛已经陶醉得睁不开了。

    小玲真诚地说:“我觉得你并不需要我帮你什么?”

    “帮我?”子乔觉得太意外了。

    小玲再次重申:“你真的很有吸引力。”柔情似水地翻好子乔的衣领。

    “谢谢,这句话你今晚已经说了好8次了。”子乔其实仍感受用。

    小玲放下心理防线:“我是说,即使没有给我这800块钱,我也一样这么觉得。”

    子乔更奇怪了:“什么800块钱?”

    小玲如实道来:“你的朋友要我帮你找回自信,其实她完全不必那么做,因为你已经很招女孩子喜欢了。”把手优雅地搭在子乔的肩上。

    子乔如入云雾。

    小玲有点小小的激动,挨近子乔的胸膛,说:“也许我们可以开始真的交往。”

    “那刚才是假的?”子乔反问。

    小玲急于证明自己的真心:“如果你不信的话,这钱可以还给你朋友。不过我还是要谢谢她。认识你我很开心。”小玲把钱塞给子乔。

    子乔推让:“这钱……我不要。”

    小玲硬塞给他:“你就收着吧。”

    电梯门打开,美嘉出现。美嘉恰好看到小玲往子乔手里塞钱,然后踮起脚尖,亲吻了一下子乔的脸庞,之后轻快地离开。

    美嘉呆呆地立在那里,一动不动。子乔低头纳闷,走到电梯口,抬头撞见美嘉。

    “美嘉。”子乔完全没有意识到误会的存在。

    “下贱。”美嘉狠狠扇了子乔一个耳光,怒气冲冲地走了。

    子乔在后面追喊着:“我……我……做了什么?”

    子乔追进屋里:“美嘉,你听我解释啊。”

    美嘉话里带刺:“你做了什么生意是你的事情,不用跟我解释。”

    子乔这回真是受了天大的冤枉:“我没做生意,我怎么会下贱到这个地步,不对,我根本就不下贱。我只是想找个人解决房租的问题。谁知道她会突然塞钱给我。”他还是不明就里。

    美嘉窝火:“我好久没听到有人能把牛皮吹得那么清新脱俗了。你继续吹啊。”

    子乔想以体谅对方的方式化解这次危机:“我知道你最近对我有偏见,还在为上次吵架的事生气,不过都说了我们俩是演戏,你不用那么当真吧。”却恰恰说到了美嘉的伤心处。

    “对不起,我不是周迅,说入戏就入戏,说出戏就出戏。”说这话的时候,泪珠又在美嘉的美目间打转。

    子乔专拣动情的、好听的说:“别这样啦。干嘛跟房租过不去呢?行了,我不找别人了,还找你合租行了吧?”

    美嘉根本不接受这种放不下姿态的道歉:“那我是不是要谢谢你啊,吕少爷,你以为我是什么啊,想甩就甩,想好就好,你当时不是让我滚吗?我滚了,你现在又让我回来,对不起,我滚远了。”

    子乔已经习惯高抬自己,怎么努力,一时半会儿也放不下:“美嘉,对不起,我以后不自私了,浪子回头金不换嘛。”

    美嘉不再给他时间了:“吕子乔,别再往自己脸上贴金了。你不是一般的自私。你真该撒泡尿照照你上次说这番话的嘴脸。简直让我恶心。”

    “可……上次是在演戏阿。”

    “那上上次呢?你把我一个人扔在山上,自己坐车逃下山去,你知道吗,我走了一天一夜,我打了多少个电话给你,你都杳无音信。”美嘉的话里饱含了多少委屈和依恋只有她自己明白。

    “你还记得啊。”

    这时,一菲和小贤推门进来。小贤搞怪地说:“wowowo,我们进来的不是时候,回避回避。”说完两人就要走。

    美嘉马上接过话:“不用了,我们没什么好谈的。”说完也要走。

    子乔拦住美嘉,神情变得温柔而真挚:“真的,对不起。”

    美嘉一定看出了子乔的转变,但是太晚了,她慢慢地、安静地说:“吕子乔。我不欠你什么,对你好你就习惯了,因为你从来就不考虑别人的感受。我不是没人要,我不会让你甩我两次的。”说完真的走了。

    子乔在她身后呼喊:“美嘉。美……”美嘉已经把门关上了。

    子乔呆呆地坐在沙发上。

    一菲看到这番情景,对小贤说:“调解达人,上啊。”

    “专业意见,碰到这种淡淡然的情况,一般最好要过一会儿再开口。”小贤本是好意,但止不住古怪的表情。

    子乔狠狠白了小贤一眼。

    小贤知趣地说:“ok,闭嘴,闭嘴。”还是情不自禁地作出一个在嘴上拉拉链的搞怪动作。

    小贤跟着一菲回屋。

    “你不是说你都调解好了吗?”一菲责怪道。

    小贤也很不明白:“按照计划,我现在应该已经在夏威夷的海滩上了。我的计划天衣无缝,怎么会这样?”

    这时候,宛瑜进屋——快走——再进自己屋——关门,连贯动作一气呵成,看来很不开心。这在成天笑容满面的宛瑜身上还是头一回发生。

    “宛瑜~她怎么了?”小贤问道。

    一菲却神神叨叨地自语:“哈!一定是我的计划奏效了。宛瑜看到了,她吃醋了。展博有戏了。”

    “什么计划?你也有计划?”小贤不敢相信。

    效果摆在眼前,高低立现,一菲得意地说:“那当然。我可是下了血本的,800。好好学着点。”

    这时候,展博走进来,手里拎着一盒花式蛋糕。

    展博一见一菲就很激愤:“姐,你骗我。我等了3个小时,根本没人来。”

    效果刚刚还摆在眼前,一菲整个懵了:“什么?!不可能啊。”

    小贤瞎起哄:“一菲,你给他800块钱,就买了这么一个蛋糕啊?”

    “什么呀,这是酒吧送的。”展博忽然留心到,“等等,800块钱,什么800块钱?”

    一菲嘟嘟囔囔:“没……没什么。”

    “哦,我明白了……你也下注看我的洋相?”展博今晚的遭遇太过悲惨,于是马上跟服务生的事情联系起来,往更加悲惨的方向去想。

    这回轮到一菲纳闷了:“下注?”

    展博把悲惨的猜测说出来:“你花了800块钱,故意让那个女孩放我的鸽子,然后证明我等级低是吗?”

    “怎么可能,我是你姐啊,要花钱,我当然是雇人鼓励你啦。”一菲辩解中顿失马脚。

    “你说什么?”展博完全明白了。

    一菲捂着嘴巴。

    “你说有人仰慕我,原来还是付钱雇的?”

    “这个……这个。”

    “我请人家吃饭还要倒贴800块?!而且都这样了对方还要爽约?我真有这么差?”展博越想越不值,越想越伤心,觉得这世界上再没有比自己更倒霉的人了。

    一菲想安慰安慰:“展博,你当然不只值800。”

    “难道还要倒贴1000?”

    “不是,我的意思是不用倒贴800。”一菲总算镇定下来。

    小贤还没事添乱:“她的意思是倒贴500就够了。”

    一菲怒喝:“你闭嘴!”

    展博不想再谈下去了:“我要去出家。”说着就走。

    一菲赶紧拉住他:“别别。展博,不是一点收获都没有。我刚刚看到宛瑜吃醋了。”小贤也在点头。

    展博燃起一点火苗:“她吃什么醋。”

    一菲把醋意描绘得具体点,让展博听明白:“我看到她气呼呼地上楼了。”

    展博把具体情况又抽象化:“那是因为她要我陪她去看电影,我说没空。”

    一菲对这个抽象问题充满迷惑,半天才问出口:“为什么?”

    展博理直气壮地说:“因为我在等蛋糕啊!”还把蛋糕放到面前。

    一菲晃晃悠悠地晕倒了。“一菲,一菲。”小贤扶都扶不住。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