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 综合 > 正文

身体轻颤了一下

未知 2019-03-31 14:56
警察被他逼问得哑口无言,郁闷地凝视着坐在轮椅中的男人。
他深邃眼窝里那双漆黑的眸子,像是夜里的深海海面,一望无际的黑暗,却又似乎暗藏波澜。
警察顿觉呼吸一窒,身体轻颤了一下,胸腔的氧气好像在这一刻被抽干,就连手心也浸出汗来。
他不是什么都看不到吗?为何会有这种凌厉的眼神?
“这么明显的栽赃,你们都看不出来?!”秦正南脸上闪过滔天的怒意,浑身散发着狂躁的气息,从齿缝里蹦出一句森冷的话,“秦家一年给你们交一百多个亿的税,就为了养你们这些饭桶?!”
言毕,他猛地拍了一下桌子,把对面的警察吓得半天不敢吭声。他周身散发出逼人的气势,双眼始终直视着前方,似乎下一秒就会从眼中射出冷箭来。
不知为何,警察总觉得秦正南像在盯着自己,那双漆黑的眸子里好似有一道暗芒闪过,但很快又消失不见。
警察伸出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发现秦正南全无反应,依旧直勾勾地凝视着前方,这才确认他什么都看不到。
两名警察默了默,再次看向秦正南时,见他面若冰霜,嘴唇紧抿,浑身释放着强大的气场,那模样像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罗刹,让人胆战心惊。
“那什么,今天就说到这里,我们还有公务在身,先出去了。”
警察感到背部的每一根汗毛都直立起来,实在经受不住他那看似锐利的目光,根本不想继续跟他共处一室,随便找了个借口走了出去。
须臾,秦正清疾步走进公安局,径直来到了审讯室里。
“警察问完了吗?”秦正清面色凝重,迫不及待地问道。
“完了。”秦正南寒气积聚的俊脸开始有了一些温度。
“好,那我去保释你。”
说罢,秦正清带着赵树找警察办理保释手续,同时向他打听了一下审讯经过。
方才,警察没有在秦正南那里讨到便宜,巴不得赶紧把这尊瘟神送走。因此,保释手续很快就办理好了,三人一起走出了公安局。
秦正南眉目轻轻一挑,眯了眯漆黑的双眸,脸上肃然的表情顿时消失不见,随即整个人都变得柔和起来。
“正清哥,谢谢你,今天帮了大忙。”秦正南语气诚恳,嘴角染上一抹浅笑。
“你被带走了,妙雨很着急,让我来看看情况。”秦正清唇角微微一勾,笑意在脸上扩散开去。
他轻轻拍了一下秦正南的肩膀,颇为感慨地说:“你小子很幸运,妙雨是个好姑娘。”
秦正南表面不动声色,心里可谓是五味杂陈,当初秦正清差点跟她领了结婚证,要不是自己及时赶到,现在就得管她叫嫂子了。
“我知道你也喜欢她,我是否夺人所爱了?”他讳莫如深地问了一句。
话音刚落,秦正清险些笑出了声,他这话里怎么带着幽幽的酸味呢,莫非他这个堂弟吃醋了?平时也没什么机会逗弄他,这次不如跟他演一出“争风吃醋”的好戏。
“可不是嘛,我很喜欢妙雨。如果那天不是她妈来捣乱,我和妙雨就领证了!”
秦正清嘴角勾着一抹坏笑,故意说得悔不当初似的,想看秦正南会不会因此暴怒。
“看来,我的运气比你好。”秦正南眉眼间笑意浓重,看起来并不像生气的样子。
“正南,你一定要照顾好她,别让我后悔把她让给你。”秦正清笑意一敛,郑重其事地说道。
秦正南冲他微微点了点头,俊朗的面容上全是温柔的笑意,一字一句地说:“她是我的妻子,我自然要放在心尖上。”
听他说完这番话,秦正清微不可查的扬了扬眉,站在他的旁边没有吱声。
秦正南担心唐妙雨等得着急,一刻也不想在外面多做停留,三人坐上秦家的豪车,即刻往老宅的方向开去。
其实,对于堂哥和唐妙雨的过往,秦正南心里还是有些介意的。所以,前几天他让赵树去查他俩的关系,想知道两人到底交往到何种程度。
根据赵树的调查,秦正清和唐妙雨的接触并不多,应该没有什么男女之情。
而且,她在与自己结婚之后,和秦正清也没太多交集,即使偶尔碰到聊上几句,基本也是他在场的情况下。如此看来,她对秦正清并没有多余的想法。
想到这里,秦正南的嘴唇弯成一道好看的弧度,嘴角甚至深陷了下去。
秦正清无意中瞟了一眼后视镜,看到他微眯着双眼勾唇浅笑,不禁在心里暗暗叹息一声,“妙雨嫁给你真是委屈了,希望你能早日站起来保护她。”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