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 综合 > 正文

娇俏的面容

未知 2019-03-31 14:57
车子就快行驶到老宅门口时,秦正清望向车窗外,一眼就看到站在大门前面那抹娇小的身影。
唐妙雨穿着一条淡雅的连衣裙,合体的剪裁将她盈盈一握的小腰、修长笔直的双腿全都勾勒了出来。线条柔美的白皙肌肤婉如一朵出水芙蓉,乌黑的马尾垂在锁骨处,鲜明的对比越发显得肌肤胜雪。
她伸长脖子望着车来的方向,漂亮的眉头皱在一起,紧紧地咬着下嘴唇,双手不停揉搓自己的衣角,娇俏的面容上,透着难以掩饰的焦虑。
她在第一时间发现了秦家的车,就像在沙漠里行走的旅人看到一滩汪泉似的,紧蹙的眉心瞬间舒展开来,一双漂亮的杏眸亮了亮,飞也似地跑到了车子旁边。
“正南,真没想到,妙雨的身手如此敏捷,她一看见你的车,跑得跟奥运冠军似的。”秦正清扯了扯嘴角,半开玩笑的说。
秦正南眉眼间的笑意渐浓,微微扬起下巴,骄傲的回了一句:“不愧是我的老婆。”
车门徐徐开启。
唐妙雨的眼帘里缓缓出现一张冷俊而熟悉的面容,她感到心底那抹空落落的寂寞感觉立即被填满了。
“正南。”她柔声叫着他的名字。
“妙雨,等很久了吧?”一声绅士又温情的声音传入她的耳蜗。
在听到女人声音的瞬间,秦正南的唇角不自觉漾起笑意,像是平静水面上荡起的涟漪。
她的美眸一眨不眨地盯着男人,确认他身上没有明显的外伤,从表情上看也不像是受了折磨,那颗忐忑不安的心才恢复了正常的跳动频率。
“正南,警察有没有为难你?”
“他们对你刑讯逼供了吗?”
“为什么怀疑你是凶手?”
“他们还会再把你带走审问吗?”
……
唐妙雨一连问了十几个问题,直至最后说到气息不够,才被迫停止询问,然后使劲喘了一大口气。
“妙雨,这么多问题,我该先回答哪个?”秦正南说话的口吻极尽温柔,唇角勾起一抹轻浅的笑意。
她这才意识到刚才问得太着急,俨然一副小媳妇查岗的姿态。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白皙的面颊透着羞红。
秦正清“扑哧”一声笑了出来,颇为玩味地说:“弟妹,你这媳妇当得挺称职啊。”
她抬眸赏了秦正清一记白眼,紧抿着嘴唇不再吭声,视线重新落到秦正南身上。
男人的眉宇间藏着一股镇定自若的魄力,给那张轮廓分明的脸庞增添了别样的英气。
“你放心,你老公的几个问题反问得警察哑口无言,他们不得不放了他。”秦正清脸上笑意盈盈,分明就是想要看好戏的表情。
听到这番话,她本想对秦正南说一句“你好棒”,可是看到秦正清不怀好意的望着自己,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正在男人想要开口安慰她的时候,秦斯承和周秋月从老宅里走了出来,径直来到他们面前。
看到儿子平安归来,秦斯承长舒了一口气,神色严肃地说:“正南从来不去后山,这次一定是被人陷害了。”
闻言,秦正南的笑容一点点褪去,脸色渐渐阴沉下来,微蹙的眉宇间染着不满的愠怒。
周秋月站在秦斯承身旁一言不发,神情复杂地看着坐在轮椅中的儿子,懊恼与悔恨的情绪交织着。
唐妙雨将周秋月的表情变化尽收眼底,她移步到心乱如麻的女人面前,轻轻拉起她的手臂,好似带着一丝抚慰的味道。
“妈,之前贺阿姨并没有死,装神弄鬼陷害正南,目的就是要栽赃他。”她的目光温和得如同月光,说话的语调轻柔缓慢,“您别担心鬼了,也别打正南了。好吗?”
周秋月撇了撇嘴,眉头微微拧了一下,对她说的话不置可否。
“可能之前传闻他杀人的事也都是假的。妈,他根本没做过这些事,请您相信正南。”女人澄澈的眼底,有一丝决然的意味。
周秋月斜睨了一眼秦正南,见他脸色黑得像是乌云般,猛然想起那天不小心打到唐妙雨的时候,儿子那副要跟她拼命的恐怖模样,一颗心瞬间沉到了谷底,更加不想承认自己有错。
她冷嗤一声,挑衅地说:“你们有本事把凶手查出来,到时候我再相信也不晚。”
“你呀!”秦斯承叹了一口气,拧眉摇了摇头,转身离开了。
秦正南压根没想给周秋月好脸色,俊眉敛沉得有些阴霾,默默的沉寂了一会儿。
见到他这个反应,周秋月轻哼了一声,甩开儿媳妇的胳膊,随后悻悻而去。秦正清眼瞅着没有热闹可看,也找了个理由撤退了。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