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 综合 > 正文

极深的热吻

未知 2019-03-31 15:01
带着他的味道在两人的口腔中迅速化开,她口中的空气被那强势的吻席卷一空。
这次,她不再像以前那样矜持,而是笨拙又卖力的回应男人的热吻。
短短的一分钟,却像过了一个世纪。
吻毕。
她有些羞赧的转开了脸,抬手覆在胸腔的位置,生怕对方听见自己剧烈的心跳声。
“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先把腿治好,这样就可以真正拥有你了。” 他醇厚的嗓音暧昧,话里若有所指。
她已不是未经情事的少女,怎么会不明白他指的是男女之事。
只不过,秦正南会接受现在的自己吗?
怔愣片刻后,她鼓起勇气问道:“那如果我不完美了呢?”
她目不转睛的盯着面前的男人,可是他的面色没有半分波动,让人猜不出他的真实情绪。
难道秦正南嫌弃不完美的妻子吗?
她的心跳再次不自控的变得凌乱起来,唇瓣被自己的牙齿咬得泛白,然后血痕隐现。
唐妙雨的一双美眸目光闪烁,有种对未来不确定的仓皇与无助,这一刻,她不知道会得到怎样的答案。
万一秦正南的答案是否定的呢?那么,她还有资格留在他的身边吗?
她感到心里苦涩得就像胆汁错流到胸腔的位置,难以名状的凄凉之意逐渐蔓延到了全身。
秦正南浓郁的眉毛微微上扬,缓缓地抬起一只手臂,摊开的掌心抚过她姣好的面容,动作无比轻柔。
“我不完美的时候,你都没有嫌弃,还选择嫁给我。”秦正南得意的一勾唇,原本紧绷的五官增添了一丝柔和之意,“如果我好了之后嫌弃你,我岂不是变成了渣男?”
说完这番话,他轻笑了两声,似乎这个问题根本就不需要问,因为答案早已不言而喻。
她望着面前这个诚恳温柔的男人,那颗忐忑不安的心仿佛被熨烫过一样,有一股暖流突然涌了上来,不禁描绘起男人恢复健康后的样子。
在她的想象中,他应该会穿一身剪裁优良的黑色西装,能够恰到好处地勾勒出他颀长有型的身材。深邃的五官轮廓分明,一双英挺的剑眉下,幽深的眸子仿若夜空下的星辰。浑身有一股子让人不能忽视的沉稳与内敛,气质低调而不失矜贵。举手投足间既有绅士的优雅,又有男人独特的阳刚味道。
这样的秦正南,肯定会成为很多女人心目中的白马王子,到时候,她们都会想要成为他的妻子吧。
可是,现在她什么都没有,就连身体也不完整了,哪里还配得上帅气多金的他呢?
想到这里,一声叹息直接卡在了嗓子眼。
她心头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仿佛被一块大石头堵住,难受得有些喘不过气来。
然而,想起那个罪魁祸首,她的脸上便闪过滔天的恨意,瞪大的双眼红得似乎要滴出血来。
说到底,造成她不完整的是万恶的银色面具男!
那个人渣屡次侵犯自己,夺走了女人最为宝贵的部分,犯下的罪行简直罄竹难书,就算把他打到十八层地狱也不为过!
秦正南见她半天不出声,眉头微微一拧,沉声问道:“妙雨,你怎么不说话了?”
她努力从嘴角挤出一丝笑容,可是说出来的话却显得有气无力,“我有点儿累了,想回去休息一下。”
“嗯,你赶紧休息吧。”秦正南轻声应了一句,将覆在她面颊上的大掌放了下来,安抚似地拍了拍她的肩膀。
唐妙雨心事重重地走回卧室,神情恍惚地踢到了坚硬的实木床脚,疼得咧着嘴哼了一声,顺势瘫倒在柔软的大床上。
她愣愣地望了一会儿天花板,然后从床头柜上拿起按摩理疗的书,继续钻研起按摩手法来。
女人刚离开书房,秦正南就吩咐佣人把赵树叫了回来。
“有什么新消息吗?”坐在轮椅中的男人面色微沉,声音冰冷得没有一丝温度。
“这次确认了,死者就是贺阿姨。但上次泳池里的那个人,警察还不知道是谁。”赵树郁闷地汇报道。
闻言,无穷无尽的怒意向他袭来,双手不知不觉攥成了拳头。
秦正南表情肃杀,厉斥一声:“这帮饭桶!”
赵树被他的怒吼惊到了,缓了半天才开口说:“老爷亲自给警察局打了电话,那边一再保证会很快破案。”
秦正南的嘴角浮起一抹嘲讽,浑身散发着狂躁的气息,脸色阴沉得像是布满了乌云。
那帮饭桶还敢保证很快破案?!
别墅里的泳池谋杀案就没调查明白,现在还能指望他们搞定后山的这桩命案?!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