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 综合 > 正文

展博拿着电脑在工作

未知 2019-04-01 11:18

  “展博,看到关谷了吗?”

    展博随口说:“关谷啊,他拖着曾老师去看我姐的话剧了。”

    美嘉饶有兴趣地说:“一菲什么时候演话剧了?”

    展博不以为然:“哦,还不是那个‘高雅艺术进社区’活动,每个人都可以自由报名,人气最高的节目可以送到市里去评奖。”

    美嘉接着打探:“一菲姐演的什么剧种?喜剧,悲剧还是琼瑶剧?”

    展博抬起头,望向天花板:“都不是,据说叫做——互动剧。我也搞不清,回头你自己问关谷吧。”

    美嘉自言自语:“关谷这家伙居然放我鸽子,说好了今天下午要约一个人体模特见面的。”

    展博立刻来了精神:“人体模特?”

    美嘉没好气地说:“别兴奋,是男的。”

    展博失望地说:“关谷不是画漫画的吗?要人体模特干吗?”

    美嘉想起来,说:“估计也是为了‘高雅艺术进社区’,他要画油画了。不过上次那个人体模特太丑了,我实在看不下去。我的妈呀,整一个巴黎圣母院敲钟的!”

    展博也想起了那个形象,附和道:“我也有同感……那张脸就算拍照片都会被以为是抽象画的。”

    美嘉说着就要行动:“所以我得及时制止关谷才行,对了,他们是不是在小剧场?”

    “是啊。哟,估计开演了。”展博面无表情地说。

    小贤走进剧场,看到里面零零散散地坐着约七八个观众。关谷坐在第一排,挥手招呼。

    “曾老师,这里,这里有连着的空位。”

    小贤看了一眼,整个剧场根本没什么人,尴尬地坐了过去:“这第一排……怎么离舞台这么近?演员放个屁我都能闻到。”

    关谷兴奋地说:“这就是传说中的‘互动剧’,很另类的。”

    小贤不屑地说:“一菲演哪一出啊?”

    关谷回答:“《华尔街之死》。”

    小贤想了想,还是问出来:“哦。华尔街是谁?”

    关谷汗。

    话剧开场,灯光渐暗。四个学生走上舞台,身着黑色T恤。

    学生甲出列:“我是次贷~风险!”

    一个场工在一旁敲锣,咚——把小贤吓一跳。

    学生乙出列:“我是股票~崩盘!”

    场工再敲锣,咚——小贤精神紧绷。

    学生丙:“我是银行~坏账!”

    锣声——咚。

    学生丁最后一个出现:“我是次贷……呸,我消费~呆滞!”

    台下发出嘘声。

    小贤小声说:“我不行了,这什么啊?华尔街没死我就先死了,不行,我要走了。”说完就要起身。

    突然,学生甲冲过来,拿着一面镜子对着小贤:“看吧!这就是‘投机者’的嘴脸。”

    锣声接着——咚。

    小贤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吓了一跳。

    关谷小声说:“恭喜你,曾老师,你被互动了。”

    小贤面部表情僵住。

    这时一菲走出来,嘴里叼着烟,头上卷着卷发卡,手里拿着一个啤酒瓶和一个鸡毛掸子——一副包租婆的打扮。一菲开唱:“爱——没有,恨——没有,抓——不来,跑——不掉。”唱的却是《如果·爱》。

    小贤鸡皮疙瘩掉一地,弱弱地问:“她演谁啊?”

    一菲继续学着周迅的声音:“你好——次贷风险,股票崩盘,你好银行坏账,消费呆滞。”她每叫到一个人,那个学生演员都假装出惊恐的表情。“还有你——自以为是的投机者!”学生甲又把镜子贴到小贤脸上。

    小贤尴尬地举手示意,转头向后排作揖。

    一菲一个亮相:“我是你们的母亲——金融危机!”追光灯照亮她的脸,咚咚咚咚——场工猛敲锣鼓。

    小贤拿出一个塑料袋,干呕。

    三个小时之后。

    所有演员手拉手谢幕,台下的掌声稀稀拉拉。

    一个学生给一菲献花,崇拜似的拥抱。

    关谷趁其不备,摘下一枝花献给一菲:“一菲,实在太精彩了!我根本想不到原来‘次贷风险’才是真正的凶手。不过‘股票崩盘’和‘银行坏账’最后没有走到一起,真是太可惜了。”

    一菲微笑着说:“我会考虑你的意见修改剧本的。”

    “不管怎么说,恭喜你,一菲!”关谷和一菲拥抱,一菲一个猛子几乎跳到了他的身上。

    一菲转向和小贤拥抱。

    小贤被抱得太紧,断断续续地说:“!@¥#@¥%,一菲!”

    一菲听不清楚他说什么,问道:“你说什么呢?”

    “这出戏实在太烂了。”小贤挣扎着说。

    一菲猛地推开小贤。

    关谷扶住他:“曾老师。”

    小贤正义感十足地说:“怎么了?我有说错吗?的确很烂,不是吗?”身边的几个人观众鄙夷地看着他,小贤硬着头皮说下去,“我只是说实话,我们是好朋友,好朋友应该说实话的。”还给自己找华丽的理由。

    一菲怒气冲冲地说:“好你个头。好朋友应该相互鼓励,让彼此开心才对。你这算哪门子的好朋友。”

    关谷圆场:“曾老师不是这个意思。”

    一菲怒不可遏:“他就是在泼冷水。好朋友做出了努力,应该给予支持,而不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小贤讽刺道:“我刚刚坐着就已经腰疼了。”

    “什么!”一菲就要发飙。

    “别生气,一菲姐。”关谷安慰道。

    这时关谷手机发出变形金刚变形的音效。一菲立刻颤抖了一下。

    “这什么声音?”一菲奇怪地问。

    关谷拿出手机:“这是我的短信铃声啊,酷吧。”

    一菲求饶地说:“我不能听到这个声音。”

    “为什么?”关谷疑惑。

    一菲心情郁闷地解释说:“这个声音本来没什么,只是展博一听到这个声音就会条件反射一样地去学,我一听到人学,我就鸡皮疙瘩掉一地。弄得我现在也条件反射了。”

    关谷认真核对:“是不是‘kukukukiki’的声音?”

    一菲又一阵颤抖:“别,别学了,行吗?”

    小贤借题发挥:“看到吗?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喜好和厌恶。干吗要去强求呢?”

    一菲争锋相对地说:“内心的喜好和对人的支持是两码事。比方说我喜好关谷画漫画,不过如果他画油画,我也一样会支持他,即使他的手机发出这种声音我一样会支持他。这就是朋友,传说中的‘朋友’。”着重点出最后两个字。

    小贤不服气地迁怒于关谷:“说到这个,我还想说呢,关谷,你从漫画改油画我没意见,至少找个像样一点的模特。现在这个明显长得分辨率太低,你怎么可能画得好呢?”

    关谷立即放弃调解者的工作,参与争吵:“你觉得我的模特不好?”

    小贤嬉皮笑脸地说:“不是不好,是很糟糕。”

    “你!”关谷逼视着小贤。

    一菲拉拢战友:“关谷,别跟他一般见识,从现在开始,咱们以德报怨,好好教教他素质两个字怎么写?”

    小贤反驳:“实话实说不就是最好的素质吗?”

    一菲据理力争:“如果你要是演一场话剧,我们一定会坐着看完,然后再大肆称赞你的表演,这才是真正的朋友该做的,明白吗?”

    小贤的眼睛里突然放出令人胆寒的、邪恶的目光:“哦,真的吗?你确定?”

    一菲笃定地说:“那当然。从现在开始,我要让你看到我和你之间做人的差距。”

    学生甲又凑上来,说:“各位,现在进入导演问答时间。对这个剧有什么建议的,我们可以继续互动。”

    小贤立刻连滚带爬地从观众席上翻过去,夺门而出。

    众人鄙视。

    展博在房间里踱来踱去,魂不守舍,看表,实在忍不住了,去敲一菲的房门。

    “姐,姐!”

    一菲穿着睡袍,头发凌乱地出来,打哈欠。

    展博激动地说:“你怎么就这么笃定,这种时候你还睡得着?”

    一菲迷迷糊糊地问:“哦,是吗?现在几点了?”

    “12点。”

    “12点?我不应该睡觉难道还应该在边疆站岗放哨?看到敌人进犯,就点燃烽火台?”

    展博摇摇她:“你醒醒,听我说话好不好。”

    “好。”一菲站着就开始打呼。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