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 综合 > 正文

展博灵机一动,

未知 2019-04-01 11:19

 一菲抖了一下,醒过来:“你存心是不是?”

    展博脸部扭曲:“姐,宛瑜还没回来。”

    “啊?哦。”一菲不以为然地走向厨房。

    展博跟在后面嘟囔:“宛瑜还没回来!而且手机关机了。”

    一菲镇定自若地说:“有什么问题吗?可能是杂志社加班啊。”

    “今天是星期六啊。而且我已经打过电话去她的办公室了。”

    “是不是又在楼下酒吧打零工。”

    “我去看过了,没有。你说我们是不是应该出去找她?”

    一菲突然振作:“好主意!你可以自己去,我困了。我刚梦到我的互动剧在鸟巢体育馆演出,张艺谋坐在下面看得热泪盈眶连声叫好。”说着转身想进屋。

    展博拉住她:“姐!春秋大梦等你死了之后有的是时间做,现在宛瑜也许碰到坏人了,很可能有危险。”

    一菲无可奈何地说:“能有什么危险?你以为这是哪儿啊?罪恶都市?我也经常后半夜才回来,从~~来没碰到过什么坏人。”

    展博义正严词地回答:“那是因为坏人也怕碰到你。”

    一菲听不顺耳了:“别以为张艺谋还在等我,我就没工夫收拾你。”

    展博连忙拍马屁:“你是空手道黑带,不一样的。”

    “展博,我建议你也练练空手道吧,你和宛瑜的徒手战斗力差不多,宛瑜至少还比你机灵呢,万一真碰到个打……打……打劫,”一菲学着范伟在《天下无贼》里的腔调,“你出事的概率倒比较高。”

    展博央求道:“我不是在开玩笑。”

    一菲还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要不这样,我有个主意。你现在什么都别想,脱了衣服上床。没多久宛瑜就会自己回来了,然后你们一起睡觉。世界就清静了。”

    展博开始遐想:“什么?”

    一菲慢慢解释:“我的意思是时间上——你们一起睡,空间上——你睡你的,她睡她的。”

    展博执拗起来:“不行,我老觉得今天晚上会有什么事情发生。我刚才用扑克牌卜了一卦,你猜我抽到了什么——红桃2。”

    一菲两手一摊:“红桃2?说明什么?”

    展博神神叨叨地说:“红桃!桃花代表异性,红色代表血光,2代表祸不单行,看出来没有?”

    一菲数落道:“你的确挺‘二’的,我说你一个天才儿童留学多年,没少学数理化,现在居然玩八卦?你怎么没从相对论里推导出宛瑜会被吸到时间裂缝里去?”

    展博哭丧着脸:“宛瑜到现在还没回来。你不觉得很奇怪吗?”

    一菲只得用逆向思维来解释:“凡是看上去不正常的事情,往往都会有很简单很简单的解释。”

    “比如说。”

    “比如说宛瑜shopping买了很多东西,拎不动,正好肚子也饿了,就找了个地方喝咖啡,碰到一个风趣的咖啡店服务生。他们就聊天,聊着聊着宛瑜忘记了时间,你知道她经常这样的。然后突然一看表:‘呀,这么晚了。’然后那个服务生说:‘小姐,我帮你打辆车吧。’然后她正在回来的路上。”

    展博却往坏处联想:“然后她喝醉了,撞上了公交车,然后车毁人亡。”

    一菲鄙视地说:“喝咖啡怎么会喝醉呢?”

    展博激动地描述:“我是说也许那个出租车司机喝醉了,或者那个公交车司机也喝醉了。也可能,那个风趣的咖啡馆服务生同时还是个变态色魔。”

    一菲诧异地说:“你是说——宛瑜一个晚上遇到两个喝醉的司机,同时还遇到一个变态色魔服务生?”

    “这只是我的猜想,说不定更糟……”展博脸色大变。

    一菲受不了了:“行了,行了,这样吧,没有咖啡馆,也没有风趣服务生。更没有什么醉酒司机。宛瑜就是逛完街顺便看了场电影,行了吧。”

    展博还在较劲:“可是就算10点开始看,1个半小时总该看完了吧,为什么她还没有到家。”

    一菲咋咋呼呼地叫喊:“噢,就是说非出事不可是不是,你想要逼死我呀。”

    这时候门铃响。一菲庆幸地说:“谢天谢地,祖宗终于回来了。我可以去睡觉了。”

    展博连忙开门,兴奋地呼唤:“宛瑜——”很快又失落地说,“美嘉?”

    美嘉走进来,闷闷不乐地说:“你这表情落差也太明显了吧。”

    展博连忙解释:“不是……你见到宛瑜没有?她到现在都没有回来。”

    美嘉抱着双臂,冷冷地说:“我就是来说这件事的——刚才看到她在楼下大堂。”

    展博长舒一口气。

    一菲得意地说:“我就说她会回来的吧。瞎担心。”

    可是美嘉突然脸色凝重:“可是我看到有个男人在调戏她!”

    展博、一菲失声大叫:“调戏?”

    美嘉陷入了回忆:“我刚从健身房回来,准备回去休息,可是电梯怎么等都不来,我一怒之下决定走楼梯。刚走了几步,就听到后面有个男人的声音。”

    美嘉正在等电梯,显得有些焦急,于是决定走楼梯。刚走上楼梯,传来一把男声。

    “林宛瑜。”

    美嘉回头,看见宛瑜正走进来。刚要叫她,就看到一个陌生男人推门进来。

    美嘉从楼梯的夹缝处偷看,看到宛瑜走到电梯口,一个男人从门外进来拦住她。

    宛瑜双手举着手提包,紧张地说:“你叫我?”

    陌生男人奸笑着:“对啊。美女。”

    宛瑜更加害怕:“你是谁?”

    陌生男人恬不知耻地说:“我是一个默默关注了你很久的人。”

    宛瑜慌张地摇头:“我不认识你啊。”

    陌生男人似乎对宛瑜了如指掌:“可我认识你啊。林宛瑜,生日2月25日,双鱼座,小名叫作悠悠小金鱼。你爸爸是林氏国际银行的董事长,对不对?”

    “你怎么都知道?你到底想干什么?”宛瑜紧张地抱胸。

    陌生男人阴险地说:“我一路跟了你好久,才敢在这里叫住你。再不叫你,你就该跑了。”

    宛瑜惊慌地说:“你跟踪我?”

    陌生男人继续坏笑:“不跟踪你,我怎么知道你住在哪儿呢?”

    宛瑜的表情就像一只在森林里遇到大灰狼的小白兔。

    展博听得毛骨悚然,追问道:“跟踪?!那后来呢。”

    美嘉不以为然地说:“后来我接了个电话,就没听清楚。”

    展博激动地大喊:“这么关键的时候你接电话?!”

    美嘉得意地说:“他们说我的手机号码被抽中了牛大集团回馈社会二等奖。”

    一菲优哉游哉地插话:“才二等奖,我一等奖都被抽到过七八次,那是骗人的。”

    美嘉灰心丧气地说:“哦,怪不得那个兑奖的普通话这么不标准。”

    展博也接过话来:“不过我接到过口音标准的……去去去去,扯哪儿了扯哪儿了,说宛瑜。”

    美嘉继续回忆:“哦,哦,我看到那个男的从口袋里拿出一样东西。接着宛瑜就大叫了一声。”

    记忆回到公寓大堂。陌生男人从口袋里拿出一样东西,看不清,只是红色的,一闪而过。

    “啊!”宛瑜往后退了两步。

    展博紧张地打断美嘉:“凶器?宛瑜有危险。”

    美嘉绘声绘色地说:“然后他们说了几句话,我就看到那个男的对宛瑜动手动脚。”

    从美嘉的视角看去,那个男人的确捏了捏宛瑜的手臂、腰还有大腿。

    美嘉呆在楼梯上,握着电话,露出惊讶的表情。

    展博再次打断:“那你为什么不上不去帮忙?”

    美嘉微弱的声音说:“喂!我也是个女孩子耶,我怎么知道那个男的掏出什么东西来?我这不是马上来找帮手了吗?”

    展博突然意识到:“你是不是回去换过衣服了啊?”

    美嘉难为情地说:“你怎么知道?”

    展博打量了美嘉一番,美嘉穿了裙子,化了妆,带了耳环:“你这是刚从健身房回来的?”

    美嘉支支吾吾地说:“呵呵。那个男的虽然一看就是个色狼,但好像长得还挺帅的。所以我就先回去换了套像样的。”

    展博痛心疾首地说:“啊啊啊!你是不是还打算给色狼留个好印象啊!”

    不一会,众人跳出电梯,发现大堂里已经是空空的。

    展博挥动着扫把作打人状:“人呢?”

    美嘉四处张望:“前面还在这儿的。”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