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 综合 > 正文

我们来晚了

未知 2019-04-01 14:29

   美嘉意识到自己罪过不小,紧张地问:“那怎么办啊?”

    展博的手机响起,接电话:“姐,我们在楼下,宛瑜已经到家了?那就好。什么?哭了?我们马上回来。”朝着美嘉龇牙咧嘴,“该死的,宛瑜好像真的被非礼了!”

    回到客厅,展博东张西望:“宛瑜呢?”

    一菲悄悄地说:“你们刚走,她就回来了。”

    一菲回忆当时的情形:

    门铃响,她去开门。“宛瑜!”

    宛瑜面无表情:“菲菲。”

    一菲小心翼翼地说:“出了什么事了?跟我说。”

    宛瑜含着泪,不说话,推开一菲,摇着头冲进厕所,像唱越剧一样,小碎步,拖着手臂,动作夸张。

    展博等不及了,说:“让我去跟宛瑜聊聊。”

    美嘉连忙阻止:“女孩子碰到这种事情一般都会难以启齿。”

    一菲大义凛然地说:“还是让我来吧。这种事情,女孩子之间比较好沟通。”

    展博凶神恶煞地赌咒:“要是我早点下去,也许就能阻止那个色狼了。我要去找到那个家伙,他居然欺负宛瑜,我饶不了他。”

    门铃又响,一菲去开门,陌生男人站在门口。“请问林宛瑜是住在这里吗?她刚才走得急,我问她留个电话。”

    一菲随口说:“她在呢,请进。”把陌生男人让进屋子。

    美嘉抬头看到陌生男人,极度紧张地对展博耳语:“就是他。我就是看到他调戏宛瑜。”

    展博凶相毕露:“你确定就是他?”

    美嘉很肯定:“长得这么帅,没错的。”

    展博二话没说,朝陌生男人的面门一拳过去,对方应声倒地。

    这时,宛瑜从厕所出来,正好看到了这惊心动魄的一幕。她的内心里对刚刚发生的事件有着独到的见解:“当时的空气几乎凝固了,周围没有一点声音,可能是因为太安静了,我几乎能听到每个人的心声。”

    在宛瑜的脑海中,画面从陌生男人倒到一半的时候,定格。当时,众人皆是惊讶的表情,只有宛瑜是正常移动,她看到所有人都僵直地站在那里,嘴张得很大。她听见一菲的心声——“天哪,我弟弟居然出手打人了!我们家族有男人了!”美嘉的心声——“帅哥就是帅哥,倒下去都倒得那么有腔调。脸没被打坏吧。”展博的心声——“啊啊啊,我的手。”

    宛瑜大叫一声,打破自己的幻想:“住手!”

    众人的目光都转过来:“宛瑜!”

    陌生男人躺在沙发上。

    宛瑜责问道:“展博,你干吗打他?”

    展博无辜地说:“他不是色狼吗?”

    宛瑜怨恨地说:“什么色狼啊,他是我的初中同学。他叫阿泰。”

    众人同时感叹:“初中同学?”

    展博老实交代:“是美嘉跟我说他跟踪你,还对你动手动脚。”

    美嘉理直气壮地说:“我亲眼看见的。”

    “他?”

    宛瑜带来真实的回忆。

    当时宛瑜在公寓大堂被阿泰拦住,起初是紧张,抱胸:“你怎么都知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阿泰打趣地说:“我一路跟了你好久,才敢在这里叫住你。再不叫你,你就该跑了。”

    宛瑜一脸疑惑:“你跟踪我?”

    阿泰坏笑着说:“不跟踪你,我怎么知道你住在哪儿呢?”

    宛瑜紧锁眉头突然放松,惊叫道:“你是……阿泰!”

    阿泰兴奋地回应:“你终于认出我了啊。”

    宛瑜有点激动:“你怎么不早点喊我。我们10年没见了吧。”

    “是啊,女大十八变,真是认不出了,要不是今天我捡到你的钱包,看到你的身份证,我还真的不敢认你了。”阿泰说着拿出宛瑜的红色钱包。

    宛瑜欣喜地喊叫:“啊!”

    美嘉回过神来:“钱包!?”也就是那道红色的光。

    展博看着美嘉,质疑:“这就是宛瑜大叫的原因?”

    美嘉自己也不明所以:“我怎么知道凶器居然是个钱包。”

    展博又对宛瑜委婉地说:“那他也不可以对你动手动脚啊?”

    宛瑜郁闷地说:“哪儿有?”

    当时,宛瑜继续与阿泰寒暄:“真没想到在这里碰到你。你一点都没变,还是那么帅。你还在踢球吗?”

    阿泰得意地说:“不,我现在经营一个连锁的搏击健身俱乐部。”

    宛瑜惊叹道:“搏击健身,现在很时髦的。我一直都想学,就是没时间。”

    “时间都是人挤出来的嘛。很多白领啊,长时间坐着,上肢、腰部、大腿,都缺乏应有的锻炼,这样下去肌肉会下垂的。这是专业意见哦。”阿泰说着捏捏宛瑜的手臂、腰部,指指大腿,“你还是那么瘦,跟小时候一样。”

    展博、美嘉闻言露出尴尬的表情。

    一菲又抛出自己的疑惑:“那我刚才问你发生了什么,你怎么什么都不肯说就冲进厕所里。”

    宛瑜委屈地说:“不是我不肯,是因为我不该在商场里喝那8杯柠檬茶的。”

    一菲惊叹:“8杯柠檬茶?”

    当时,宛瑜很想尽快结束寒暄:“我们别站在这里聊,到我家坐坐吧。”心里想着:“求求你了,我想上厕所,我再也不喝柠檬茶了。”

    阿泰善意迎合:“好啊,我们可以一起叙旧喝茶。我知道,你从小就最爱喝柠檬茶了。”

    宛瑜听到“茶”字,面部开始抽筋,转身按电梯,焦急地等待。她当时只想先上楼再说。可是谁知道电梯迟迟不来,最后她终于决定……

    “我爬楼梯。”宛瑜说着,飞快冲了上去。

    阿泰莫名其妙地拿着钱包。

    宛瑜委屈地说:“我一进门你还拦着我。”

    一菲拥抱安抚:“对不起,对不起,都怪我不好。不对,都怪他们不好,他们说你遇到色狼来着。”

    宛瑜更加委屈:“阿泰是我的初中同学,又帅气又体贴,好多女孩子都崇拜他的。怎么可能是色狼呢?”

    展博低着头说:“我……我……我错了。对不起。”

    “跟我对不起有什么用,跟他说吧。”宛瑜指着沙发。

    展博走了过去:“他……他没事吧。”

    美嘉上前查看:“好像昏过去了。要不要打120?”

    一菲也过去看了一眼:“没事,展博可能是碰巧打中了他面部的‘攒竹穴’。休息个十天半个月就会好的。”

    宛瑜大怒:“展博,你太冲动了。”

    一菲附和着:“就是,你太冲动了。”

    美嘉边吐舌头边说:“嗯……你太冲动了。”

    展博无地自容。

    次日早晨,一菲打着哈欠来到客厅。

    关谷坐在沙发上,送来笑脸:“一菲姐,你精神不太好啊,演话剧演得太累了吧。”

    一菲一脸不爽地说:“什么呀,昨晚上被展博和宛瑜他们折腾的。我决定现在远离他们,专心搞创作。”

    关谷鼓动道:“我相信你可以的,一菲姐!我看好你哦!”

    小贤从里屋走进来:“我也没怎么睡啊?精神不是照样很好。”特意找茬的样子。

    关谷问道:“你昨晚做直播了?”

    小贤兴奋地说:“没有,我在准备我的话剧。”

    一菲奚落道:“你开玩笑吧。”

    小贤早有准备,从口袋里拿出几张传单,分发给两人。“这是我自编自导自演的互动剧,今天下午,小剧场开演。”

    关谷直愣愣地盯着传单:“你也演互动剧?”

    小贤不服气地说:“这是谁的专利吗?”看看一菲。

    一菲无可奈何地说:“不错,我看好你哦。”

    小贤张开狰狞的面孔:“事先声明,尽管我的这出戏——很烂,而且——又臭又长,不过我还是衷心地希望各位都能到场,因为我们都是最最真诚的——好朋友。”

    一菲毫不犹豫地接招:“不用废话了,我们一定会到的。”

    小贤激将道:“当然,你也可以承认你之前的错误观点。我不会强求什么。”

    一菲坚定地回答:“不可能。”

    小贤心满意足地说道:“爽快!我要去排练了。等着拍烂你们的手掌吧。”起身要走,又转回来,“差点忘记了。别忘了带雨衣。”

    关谷惊讶地说:“带雨衣干什么?”

    小贤阴阳怪气地说:“我演的是互动剧,前三排观众可能会被淋湿。”

    关谷和一菲面面相觑。

    早晨,阿泰躺在沙发上,迷迷糊糊地张开眼睛。第一眼便看到展博和美嘉满脸堆笑,手里拿着一份麦当劳,被吓了一跳。

    展博热情地呼唤:“你醒啦。”

    阿泰还在迷糊:“你是谁?这是哪儿?”

    展博解释道:“这是宛瑜家,我是他室友,你可能不认识我,我叫展博。”此地无银三百两地误导。

    阿泰马上认出:“我认识你,你就是昨天打我的那个。”

    美嘉幸灾乐祸地对展博说:“你完了。他记得你。你该问问一菲,打哪个穴位会让人失忆?”

    阿泰坐起身。

    展博娓娓道来:“是这样的,阿泰对吧,昨天可能有些误会。我们把你当成坏人了。”

    阿泰吃惊地说:“你就只打了我一拳,我就在这里躺了一个晚上?”

    美嘉帮着赔礼:“展博不是故意的。”

    阿泰双手抱拳:“兄台,看得出,你是练过的啊,我是练搏击的,敢问兄台是什么路数?泰拳?罗汉拳?还是咏春拳?”

    展博略一迟疑,马上得意地侃侃而谈:“这些我都没练过,我对天马流星拳倒是挺有兴趣的。就是那种一秒钟出拳100次的那种。”

    “哦,你挺会开玩笑的……既然是误会那就算了。我们不打不相识。”阿泰伸出手握手。

    “太好了。我不用被拘留了。”展博却和美嘉击掌。

    阿泰这才意识到:“这位美女是?”

    “你好,我是美嘉,就住在隔壁。”美嘉主动伸出手。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