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 综合 > 正文

展博继续赔礼

未知 2019-04-01 14:30

 阿泰看上去很豁达:“没事,男人嘛,不必那么斤斤计较。你昨天那一拳打得挺有大师风范的。你是怎么做到的?”

    “见笑了,昨天的那一拳,我管它叫庐山升龙霸。关键在于,右手捏拳,把全身的力量集中在一点。然后挥拳的时候,心里默念,巍峨的庐山五老峰啊,赐予我力量吧……”展博捏拳,拇指夹在食指和中指之间,大吼一声,然后出拳。

    这时候,美嘉带着宛瑜下楼,宛瑜穿得很漂亮。“阿泰,你没事啦?”

    阿泰立刻觉得蓬荜生辉:“哇哦,虽然我挨了这轻轻的一拳,却能让我睁开眼睛就看到如此漂亮的仙女,我真的愿意……明天再来一拳。”

    宛瑜甜甜一笑:“阿泰,你嘴真甜。看到你没事我就放心了,你能原谅展博吗,他……”

    阿泰硬生生打断:“不用说了,我能理解,如果我知道你有什么危险,我也会这么做的。”

    宛瑜礼貌地说:“谢谢。”

    阿泰笑容可掬地提议:“要不我们去喝点东西,好久没见,我们可以聊聊。柠檬茶怎么样?”

    宛瑜闻言色变:“不了不了,不用喝东西了。就在这儿吧。”

    展博知趣地说:“没关系,我们回避,你们慢慢叙旧,童年的时光是最美好的。走啦,美嘉。”

    美嘉有点不情愿,被展博拉出。

    来到隔壁房间,展博松了口气:“谢天谢地,我没事了。幸好阿泰宽宏大量,他真是个好人。”

    美嘉忽然气呼呼地说:“他简直就是一匹藏在羊皮底下的狼。”

    展博大惊失色:“啊?”

    小剧场里,关谷和一菲在第一排坐定,但是没人穿雨衣。

    关谷悄悄地问:“你确定要跟曾老师怄气?”

    一菲故作姿态:“哼,我是个有涵养的人。不管他演得多烂,我都会坐在这里看完,并且给他积极的评价,只有这样他才会明白什么叫‘做人’。对了,他演的这出叫什么名字?”

    “《擎天柱之死》。”

    一菲露出诡异的表情。心中默念:“我好像有种不祥的预感。”

    节目开演,灯渐渐暗下去。追光亮起,小贤穿着一件黑色T恤走出来。舞台中央摆了一个椅子,小贤一条腿踏在椅子上,摆出一个伟岸的pose。他深呼吸一口。锣声跟着响起,咚~~

    小贤开始说话:“擎天柱——之死,第一章,汽车人,变形——kukukukiki。”

    一菲情不自禁地抖了一下。

    小贤接着说:“kukukukiki。”

    一菲又抖了一下,她紧张地深呼吸。

    小贤连续说:“kukukukiki,kukukukiki,kukukukiki,kukukukiki。”

    关谷后来证实:“曾老师表演的第一章只有这一句台词,不过不同凡响的是——他足足念了半个小时。”

    展博奇怪地追问:“美嘉,到底怎么回事?你在这里嘀嘀咕咕地骂了他10分钟了,你为什么就这么讨厌阿泰,你总得给我一个正常的理由先吧。”

    美嘉眼神犀利:“我不相信他,我有种直觉。”

    “直觉不是理由。”

    “是,就是。一定有理由的,否则我怎么会感觉得到。”

    “好吧,美嘉,慢慢说,你什么时候第一次有这种直觉的。”

    “不是第一次直觉,是第一个理由。”

    展博绕糊涂了:“好,ok,理由,直觉,有什么区别嘛!”

    美嘉却非常清醒:“我就说没区别,是你说有区别。刚才是谁说的‘直觉不是理由’的?”

    展博大声疾呼:“啊,救命啊,美嘉,你别跟我绕了。我投降,你告诉我,你觉得阿泰是坏人,有什么证据吗?”

    美嘉阴沉着脸说:“有,当然有。我……我……我不喜欢……我不喜欢他说的话。”

    展博还是没听懂:“他说什么了?”

    美嘉表情更为冷峻:“他说:‘非常荣幸认识你。’”

    “所以呢?”

    “所以,这就是证据啊。”

    展博愤愤不平地说:“‘非常荣幸认识你’?难道你要他说——‘你化成灰我也认得’?”

    美嘉焦急地问:“你难道还不明白吗?”

    展博更晕乎:“我难道应该明白吗?”

    美嘉望着窗外,慢慢地说:“当他说‘我非常荣幸’的时候,那显然根本不是普通的‘非常’。”

    美嘉接着说:“这个世界上有这么一种‘非常’,还有另外一种‘非常’!而他的‘非常’显然非常非常非常的——非常。”

    “……你到底要说什么!”展博快崩溃。

    美嘉突然灵机一动,说:“特别是当一个人说话时候连用了三个重音!”

    展博集中注意力:“什么叫‘三个’重音?‘非常’、‘荣幸’?人家说话用了重音关你什么事吗?再说了,只有两个重音啊?”

    美嘉有点不耐烦了:“唉!我来演示给你看。你现在扮演我,我来扮演阿泰。”

    “我来扮演你?”

    “没错。”

    “好。”展博突然学斗鸡眼,表示白痴,然后翘着兰花指,故意演一个弱智女花痴的样子。

    美嘉厉声斥责:“……陆展博,你别闹了好不好,我在跟你说正经事。”

    “行行行,你要我怎么做。”

    “把你的手给我。”

    展博把手给了美嘉。

    美嘉一只手握住,另一只手握着他的手腕,说:“‘非常’‘荣幸’认识你。”

    展博皱眉:“慢着,你干吗?你为什么说‘非常’的时候,还轻轻地捏了我的手腕一下?”

    美嘉得意地说:“看到了吗?这就是第三个重音!”

    “这说明什么?”

    “你还不明白吗?这样捏一下,就代表一个问句信号的意思。”

    展博还是猜不透:“问句信号?”

    美嘉小声说:“是啊!江湖上的特殊用语,其实他是在问‘今天晚上有空吗,宝贝儿?’”

    展博不屑地说:“这什么乱七八糟的。”

    “能发出这种信号的人,绝对不是省油的灯。”美嘉很肯定。

    展博告饶:“拜托,我看是你的灯泡有问题吧。”

    美嘉继续开导:“我以前遇到过好几个说三个重音的男人。他们没有一个是好人。”

    展博忽然想到:“比如说……子乔?”

    美嘉痛苦地回答:“他用四个重音。”

    两人的脑海中同时出现子乔的画面:他笑盈盈地说:“‘小姐’‘请问’你今晚‘寂寞吗’?”说着眨一下眼睛,捏下手,四个很明显的重音。

    展博回到现实:“得了。太深奥了,我实在没办法理解。”

    “这有什么深奥的?”

    “好吧美嘉,我有件事情要跟你说。”展博一本正经地握着美嘉的手,“我‘现在’要去‘尿尿’了。”三个重音,展博捏了美嘉一下。

    阿泰和宛瑜在沙发上谈笑风生。

    “哈哈哈。”

    “呵呵呵。”

    宛瑜说:“以前的事情真是太好笑了,我记得你足球踢得好,总是有好多女孩子围着你。”

    阿泰眯起眼睛:“我的更衣柜里更离谱,全是情书。”

    宛瑜羡慕地说:“是啊,几乎所有的女孩子都给你写过。”

    阿泰突然说:“不,有一个女孩没写过。”

    “真的啊。谁啊?”宛瑜好奇地问。

    阿泰深情款款地说:“就是你啊。”

    宛瑜有点尴尬:“我?这么久的事情我都忘记了。”

    阿泰凑近一点坐:“我一直很纳闷一个问题,你当时为什么不写?是因为害羞吗?”

    “……呵呵呵。”宛瑜一个劲儿傻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不过我们居然又在这里重逢了,难道这不是缘分吗?”阿泰的手臂搭住了宛瑜的肩膀。

    宛瑜有点不自在,往旁边坐了一点:“我从来不写这种肉麻的东西。”

    阿泰也挤了过去:“你不用写,早知道你那么漂亮,是应该我给你写才对。”

    宛瑜扯开话题:“对了,阿泰,你原来不是踢足球的吗?什么时候改行练的自由搏击?”

    “这是趋势。这儿又不是巴西,在这里,足球运动员的搏击技术都要比脚下功夫好。而且,女孩子都比较喜欢男人保持良好的身材。”阿泰借题发挥,显得更来劲了。

    宛瑜弱弱地说:“看得出你的身材保持得不错。”

    “要不要感受一下我的肌肉。”阿泰迅速露出二头肌。

    “不用了。”

    “我们都是老同学了。来嘛。”阿泰抓住宛瑜的手,轻轻地碰了一下自己的二头肌。

    宛瑜奉承说:“不错,不错。”其实觉得恶心。

    “别客气嘛,其实我的胸部和腹部,脂肪含量最少。要不要看看。”阿泰说着开始解衬衫纽扣。

    “不用了,不用了,真的不用了。”宛瑜又往旁边坐了点,阿泰再挤过去。宛瑜又让开坐到了沙发扶手上,阿泰又过去。

    “啊!”宛瑜从沙发边掉了下去。

    阿泰赶忙上前查看:“你没事吧。”

    宛瑜蹭地站起,与他保持距离:“没事!要不要喝点什么?柠檬茶好不好。”

    “kukukukiki~谢谢大家。”小贤说完最后一句,暂时下台。

    关谷满头大汗:“第一章终于完了。一菲,你没事吧。”

    “我——没——事,我坚持得住。”一菲每说一个字都颤抖一下。

    聚光灯再次亮起,小贤穿着擎天柱的盔甲出场,头盔没戴。“第二章,汽车人——进攻!”小贤一本正经地蹲在一个椅子前,当掩体,然后掏出一把很猥琐的小水枪,开始喷水。“就……就……就!”小贤自己给水枪配音,动作很慢,一枪一枪射,表情很严肃。而每一枪都射在一菲的脸上。

    一菲忍耐。关谷也被溅到,迅速躲到一菲背后。

    一轮水战后,小贤冷冷地说:“就……我要去补充子弹了。马上回来,演出还没有结束。”小贤跑开,有观众离场了,一菲深呼吸,坚持住。

    展博在发呆,美嘉焦虑地用手指敲打着桌子,敲出节奏。展博一把按住美嘉敲桌子的手。

    “你到底想干吗?先是弄得我紧张兮兮心跳加速,现在我的心脏已经开始跟着你的拍子跳了。”

    美嘉欣慰地说:“你终于相信我的直觉了?”

    展博怒气冲冲地说:“相信又怎么样,不相信又怎么样?我已经自作多情了一回了。你还想让我再去发一次傻?”

    “孙悟空三打白骨精就是这样的。”

    “宛瑜不觉得我是孙悟空,我倒觉得自己有点猪八戒的味道。”展博的声音弱下来。

    美嘉还在鼓动:“至少猪八戒也是正面人物阿。”

    展博烦躁地说:“行了,别玩cosplay了,宛瑜那么瘦,加起来也没几斤唐僧肉,我们还是趁早把行李分了,然后我回我的高老庄,你回你的流沙河。”

    美嘉突然大喊:“啊!我有主意了!”

    展博捂着胸口:“姑奶奶,我的心脏啊。”

    美嘉四处张望:“电话!我们可以打个电话给宛瑜,告诉她我们的推理,就算她不信,也能有个警惕啊。”

    展博站到一边,喝他的水:“再这样下去她都快警惕我了。还以为我有什么企图呢?”

    美嘉厉声问道:“你没有吗?”

    “哈!我有吗?我有什么企图?吃唐僧肉?……她和我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展博说着有点失落。

    美嘉动之以情:“你难道不想追她?”

    “追她?呵呵,我知道我的等级,我连她的车尾灯都看不到。”展博说着有点伤心。

    “那你昨天还毫不犹豫地上去就是一拳。”

    “你已经坑了我一次了。我不能再被忽悠了。阿泰是宛瑜的老同学,而且跟宛瑜青梅竹马,他们只是叙叙旧而已。”展博自我安慰。

    美嘉再次提醒:“可他说话有‘三个重音’!”

    “美嘉,我现在很平静,你说什么都没用。”展博的手开始情不自禁地在桌上打拍子,边打拍子边哼,“让我们荡起双桨,小船儿推开波浪……好吧我承认我现在很焦虑!我只是不想让宛瑜受到伤害。”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