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 综合 > 正文

美嘉心满意足

未知 2019-04-01 14:32

展博又在推辞:“不行,这样她会觉得我正在监视她。”

    “那就装别人的声音。让她不知道是你。”美嘉支招。

    展博郁闷地说:“你别再为难我了。”

    美嘉也唱起来:“小船儿推开波浪,海面倒映着凶恶的大白鲨,四周环绕着色狼乌鸦~~”

    “我打,我打。”展博拿出手机,边拨号码边问,“我应该学谁的声音?”电话接通了,展博突然反应不过来,并没有说地方话。只是突然把声音拉得很尖,像鹦鹉,“hi,你好。是林宛瑜吗?”“我……我……我是街道计划生育办公室。对,不,我不是鹦鹉,我是人,对,工作人员。我主要就是询问一下,你们这里计划生育工作开展得怎么样了?哦,你还未婚是吧。哦,我知道,但是计划生育要从我做起,从身边的小事做起。”

    美嘉推了他一下,展博连忙进入正题:“哦,对了,请问你这里是不是有一位叫做阿泰的先生,虽然我不知道他的全名,但是他是我们计划生育办公室的重点看护对象。他虽然长得挺帅的。但是他已经先后诱拐了多名无知少女走上歧途,所以尽量不要和他单独相处。呵呵呵呵——”突然变成正常声音,严肃地说,“hi,宛瑜,没错是我。”“没有,没有,我没有感冒。我只是……”声音低落,“是的,我是吃饱了撑的。你很好是吧。哦,那就好,拜拜。”展博挂掉电话,表情忧郁。

    美嘉连忙问:“她怎么说?”

    展博郁闷地说:“她说我学林志玲的声音学得一点都不像。”

    美嘉大惊:“哦,我以为你是在学曾志伟呢。”

    展博不服气地说:“说什么呢,我明明是在学张信哲。”又回到鹦鹉的声音。

    宛瑜坐在沙发上,胸口抱着4个靠垫,叠在一起,以保持与阿泰的距离。手里哆哆嗦嗦地拿着一杯柠檬茶。

    阿泰踱来踱去,似乎很纠结:“宛瑜,你觉得我变化很大吗?”

    宛瑜话里有话地说:“挺……大的,我昨天一开始差点没认出你。”

    “你知道为什么吗?”阿泰有点激动。

    宛瑜回答:“因为10年没看到你了。”

    阿泰开始慷慨陈词:“不,因为我熟了。我知道你还在犹豫,你一定担心我还和以前一样,有很多女孩在身边。完全不用担心,因为在我眼里他们都是浮云。直到我再次遇到你,我才看到了我的太阳。有一首诗是这样写的:日!太阳啊……”

    宛瑜呛了一下。

    “你怎么了?”

    “没事,只是呛到了。”

    阿泰坐到宛瑜身边:“宛瑜,你知道我昨天为什么会昏倒吗?不是那个展博打的,是我自己昏倒的。因为看到了你,让我的大脑突然一片空白,在我昏迷的时候,我的脑海中不断浮现出一个字——宛瑜,宛瑜,宛瑜,宛瑜。”每说一个宛瑜,便抽掉一个靠枕。

    宛瑜纠正道:“这是两个字。”试图转移注意力。

    “我知道,我不太擅长舞文弄墨,所以,要不我们来做一点我擅长的事情吧。”阿泰去抱宛瑜,被宛瑜逃脱。

    “不不不,阿泰,我想还是不要。”宛瑜朝房间逃去。

    阿泰追上来:“我们已经错过了一段最美好的时光,不能再错过了。”

    宛瑜急中生智:“Hi展博!”

    阿泰愣了一下,回头。宛瑜赶紧躲进房间,把房门锁上。阿泰郁闷地推着门。

    小贤穿着变形金刚的衣服开始随着音乐唱歌。“变形金刚~~随时变形状。变形金刚~~~”台下已经没有其他观众了。

    关谷皱着眉头问:“我们到了第几章了?”

    一菲站起来,抖动湿漉漉的头发,尖叫:“啊!我再也受不了了!”

    小贤停下。

    一菲走上前去:“你赢了!曾小贤!行了吧?我道歉,我不该让你们去看我昨天的演出。”

    小贤得意地说:“谢谢,胡一菲同志。”

    “我承认,好朋友应该说实话。”

    “关于我的表演,你们有什么实话要说?”

    一菲狼狈不堪地、愤怒地嚎叫:“没了,对于你的表演,我想不出任何一句好话来形容,很烂,烂到无以复加!”

    小贤洋洋得意地引向关谷:“那关谷的油画模特呢?”

    一菲接着说:“很丑。丑到无法形容。”

    关谷激动地站起来:“那尼!”

    小贤攥着拳头,狠狠一挥:“yes!我赢了,我终于赢了,你知道我后面要演什么吗?第十一章,欧~”自己想到都想吐,“你们简直无法想象。可以被世人誉为无极中的无极。”

    一菲受够了:“行了,我已经能够想象了。我们回去吧。”

    小贤好像演上了瘾:“要不你们先走吧,我要继续演完,让我享受这胜利的果实吧,哈!”没等小贤说完,就突然被击倒了。

    “啊!我再也受不了了!”敲锣的场工冲过来,砸晕了小贤,场工宣布,“擎天柱——死了。”

    一菲和关谷面面相觑。

    美嘉、展博走进房间,发现房间空无一人,正纳闷。这时宛瑜从房间里出来,关上门。

    宛瑜打招呼:“oh,hi!”

    美嘉看见宛瑜衣衫不整,还在不断喘气,激动地说:“难道……难道都已经完事了?”

    展博简直要崩溃了:“阿泰呢?”

    宛瑜轻描淡写地说:“他在房里。”

    美嘉在房里大喊大叫:“我就说出事了吧,阿泰非礼了宛瑜!”

    “慢着,美嘉,凡事不能过早地下结论,应该调查清楚。”展博走道宛瑜面前,严厉地问,“到底怎么回事?宛瑜。”

    宛瑜弱弱地说:“他要非礼我。”

    展博转头看美嘉:“看到了吗?”突然大喊,“哦,我的天哪!”

    宛瑜连忙解释:“不过他没有得手。他只是扑向我,然后我跑到卧室把门锁上了。”

    “然后呢?”展博焦急地问。

    “他准备冲开我的门,不过不幸被椅子绊倒了,他的头撞到了那个破了的茶几。”宛瑜指向一边。

    展博奇怪地问:“我们家没有破了的茶几啊?”

    “现在有了……不过没事了,他又昏倒了,我把他扶上了床,然后给他敷了冰块,累得我半死。”宛瑜说着,直翻白眼。

    展博径直向卧室门口走去。

    宛瑜奇怪地问:“你要干吗?”

    展博冷冷地说:“我要去叫醒他,然后再打昏他。”

    房里传来阿泰的声音:“宛瑜。”

    美嘉紧张起来:“他醒了!”

    宛瑜赶紧拉住展博:“让我来吧。我来处理。你们两个先回避一下,到楼上去。”

    展博担心地问:“你一个人行吗?”

    “放心,到目前为止都是我一个人处理的,没问题。”宛瑜把展博推上了楼。

    阿泰捂着冰袋出来。

    宛瑜若无其事地说:“你没事了吧。”

    没想到阿泰抢先说:“没事,宛瑜,我原谅你了。”

    宛瑜惊讶:“你原谅我?”

    阿泰又开始他那套陈词滥调:“每个女孩子都会假装很矜持,这一点我很清楚,不过我有个好消息告诉你,你的矜持已经征服我了。”

    宛瑜冷漠地说:“我也有个好消息告诉你,我对你一点都没兴趣。”

    阿泰捏住宛瑜的手臂:“别这样,宛瑜,别再装了。”

    展博和美嘉从楼上赶下来:“住手!你个禽兽。”

    阿泰惊讶:“你们两个在这里干什么?”

    美嘉把宛瑜拉到展博身后:“你的耳朵有毛病吗?宛瑜说了,对你没有兴趣。”

    展博挺起胸膛威吓:“你不是为了美女宁愿再来一拳吗,我告诉你,不用等到明天了,我今天就成全你。”

    阿泰冷笑:“哈!你以为你是谁啊?还想再偷袭我一次?不可能了。我可是8届自由搏击冠军。”

    展博也不含糊:“笑话,我第一次听到有人自称‘八戒’的。”

    “不信,往这儿看。”阿泰拉开衬衫,露出巨大的金腰带。

    美嘉担心地问:“你还真带着啊?不重吗?”

    阿泰自鸣得意:“重是挺重的,不过我就是要告诉你,现在闪开还来得及。”

    展博突然指向窗外:“看,飞碟。”

    阿泰抬头。

    “庐山升龙霸!”展博又是一拳,阿泰当场倒地,宛瑜和美嘉鼓掌。

    美嘉笑着说:“你又打中他的‘攒竹穴’了。”

    数日后。

    宛瑜、美嘉在吧台端坐。

    美嘉开心地说:“恭喜你啊,一菲姐,你们的节目被选上了。”

    一菲从容不迫地说:“哈哈,是生活给了我灵感。所以为了回报大家,今天在酒吧上演特别场。”

    宛瑜好奇地问:“是什么节目,歌舞还是话剧。”

    “都不是,是一种全新的艺术形式。”一菲沾沾自喜。

    美嘉担心地问:“不会又是互动的吧。”

    一菲神秘兮兮地说:“你看了就知道了。”

    展博、小贤登场亮相,两个人都面无表情。音乐声起,两人的表情突然变得极度夸张,用各式各样的扭曲面容迎合音乐的节奏,他们表演的是日本人的表情舞蹈。

    台下掌声雷动。

    宛瑜激动地说:“太棒了一菲。恭喜你啊。”

    一菲想起了关谷:“对了,关谷呢?他应该也来看的。”

    美嘉隐晦地说:“我帮关谷找了个新模特。正在画油画呢。”

    画室里,关谷正在画油画。子乔光着身子,手里拿着一柄加勒比海盗的宝剑,摆出英明神武的造型,充当模特。

    关谷边画边说:“坚持住了,别动。”

    子乔有气无力地回答:“你好了没有,我都站了3个多小时了。”

    “专业一点。马上就好。”关谷无限深情地欣赏自己的画,上面只画了那柄宝剑。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