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 体坛 > 正文

小贤哭着脸

未知 2019-04-01 11:09

   宛瑜给小贤指条明道:“那你就给他们打个电话,退订不就好了。”

    小贤脸拉得老长:“你以为我不想吗?你以为我愿意我的银行账户上每个月被莫名其妙扣掉几百块钱吗?我试过,他们的退订专线会自动把来电转移到预订专线上。而且接电话的是个印度人,说的英文我一句都听不懂。”

    宛瑜把明路都照亮了:“那你可以直接去杂志社退订啊。”

    小贤眉头紧锁:“唉,宛瑜,你是不知道,有些事情对于我们男人来说,很难!”

    宛瑜越来越听不懂。

    门铃响起,子乔穿了一条沙滩裤,一边穿外套一边从里间出来。

    “一菲啊,我现在正在敷面膜,怕吓着你,你要不过一会儿再来吧。”

    “是我啊,子乔。”门外熟悉的声音使子乔疑惑,他开门,一个西装革履,满头银发的绅士,笑容可掬地站在门口。

    绅士高兴地说:“你好啊,子乔。”

    子乔犹豫不决:“你是……”

    绅士的语气幽默又让人无法拒绝:“虽然我经常被认错成哪个明星。可是你要是认不出我就说不过去了。吕子乔。”

    子乔激动地说:“老爹!你怎么会来这里?”

    原来,这位绅士竟然就是子乔那位行踪飘忽不定、身份极其神秘的干爹——仲马。

    仲马走进房间:“我只是路过就顺便来看看,我最骄傲的干儿子。我上爱情公寓网站的时候看了你的空间,里面有你的地址。”

    子乔惊讶得把脸上的面膜都撑破了:“你也上网?”

    “当然,我还经常视频聊天呢,那些女孩子都很喜欢我的头发,问我是哪里染的。哈哈,没想到我还那么有市场。”仲马自信地捋了捋额前不多的白发。

    “欧!你还是一点都没变。看到你真好,老爹。”子乔和仲马击拳拥抱。

    子乔想起来:“对了,上次我听说你去了巴西,对吗?”

    仲马悠然自得地坐下:“没错。”

    “非洲是不是很热?”

    仲马一本正经地说:“巴西在南美洲。”

    “哦,是嘛!”

    仲马教训道:“你去过的地方太少,需要做功课。否则怎么干我们这行,一说话就穿帮了。”

    “我怎么能跟你比呢。老爹你可是我们圈子里的鼻祖啊!否则为什么别人都叫你大仲马呢!”子乔恭维说。

    仲马掠过一丝遗憾的神色:“啊!大仲马老啦!小仲马都已经长大了!子乔,我年轻的时候可不如你,假以时日你一定可以继承我的衣钵。对了,最近有什么斩获?”

    子乔为难地说:“不好意思,我最近已经不干这行了。”

    仲马以为子乔说的“最近”指的是“暂时”:“那你在这里干吗?养老?哈哈哈!骗术这东西,拳不离口,曲不离手,不练可要生疏的哦。”

    子乔转移话题:“不说这个了,你还在巴西做月饼生意?”

    “哦,别提了。跟那儿的人做生意太困难,所有的人都叫罗纳尔多。所以我前不久去了莫斯科。”

    “噢,是吗?你在那里做什么?”

    “卖扇子。”

    “哪儿不是很冷吗?”

    仲马神气十足地说:“推销的最高境界,就是能随时随地把别人最不需要的东西,卖给别人。”

    子乔笑逐颜开:“你真是我的偶像。莫斯科的美眉怎么样?”

    仲马小声说:“——很奔放。”

    “那儿的男人呢?”

    “全是毛。”

    两人哈哈大笑。

    子乔紧张地问:“那你这次回来,准备定居了?”

    仲马一脸不屑:“说什么呢,我是云,自由的云。我崇尚自由的生活。所以我一直不明白你们年轻人的这种居住方式,这是什么,客栈吗?”

    子乔认真地说:“我们管这里叫做公寓。”

    仲马四处张望:“听起来和监狱差不多。住在监狱里还习惯吗?”

    “是公寓。”子乔更正。

    这时候美嘉从房间里出来,穿着泳衣,还套着小鸭子救生圈:“游泳游泳游泳!快帮我看看是我的泳衣小了还是我胖了?”

    仲马看着美嘉,惊讶。

    子乔连忙介绍:“老爹,这是我的室友美嘉。美嘉,这是我干爹。”

    “干爹?”美嘉怀疑。

    “室友?”仲马怀疑。

    子乔尴尬地说:“平时我们在家里比较随意一点,呵呵。”

    “子乔有你这么漂亮的室友真是他的福气。很高兴认识你美嘉小姐。”仲马起身走到美嘉身边,很绅士地亲吻美嘉的手。

    美嘉简直受宠若惊:“我也很高兴认识你,干爹。”

    仲马乐呵呵地说:“叫干爹多见外,我有那么老吗?我更喜欢别人叫我——大仲马!”

    “好酷的名字啊。你是大冢爱的亲戚?”美嘉一激动就展开联想。

    “大冢爱!什么大冢爱?阿欧!”关谷闻言,穿着游泳裤出来,还带着看上去非常彪悍的巨大游泳眼镜,呼吸管,手脚都戴着游泳蹼,搞得跟潜水一样。

    众人惊讶地看着关谷。

    美嘉数落道:“关谷君,我们是去游泳池,又不是去打捞沉船。”

    关谷连连鞠躬:“对不起,我不知道有客人在。实在是对不起。”

    关谷披上一件衣服,美嘉也披上一件衣服。

    仲马豁达地说:“没关系,我知道随意是你们80后的特色。”

    子乔继续介绍:“老爹,这是我另外一个室友关谷。这是我干爹。”

    关谷迟疑地问:“甘地,甘地不是印度人吗?”

    美嘉则向关谷解释:“干爹就是干爸爸的意思。”

    关谷恍然大悟:“哦!干巴巴。那你也和我们一起去游泳吧。在水里就不会干巴巴的了。”说着又要脱衣服,美嘉赶紧按住他。

    仲马笑得仍然得体:“你室友的幽默感很有后现代风格。”

    美嘉解释:“关谷是日本人。”

    仲马为了套近乎,脱口而出:“哦!日本我有一些了解的。亚咩爹,亚咩爹,对不对?”

    美嘉朝子乔使眼色:“他还真是跟你一模一样……”子乔摊开手表示无奈。

    “这个小伙子我很喜欢。很高兴认识你。”仲马也对关谷行吻手礼,关谷很紧张。

    这时仲马的手机响,仲马看手机号,皱起眉头,似乎很烦心地说:“又是伊丽莎白?这女人真是无聊,居然还死缠着不放。来来来,可爱的姑娘。”朝美嘉招手,“你的声音很好听,麻烦你告诉打电话来的人我不在服务区,让她别来烦我。”

    美嘉非常乐意地接过电话:“啊?好吧。”立即模仿电子声,“您好,您拨打的用户说他不在服务区,让您别来烦他。留言请按9,重播请按119。”仲马满意地收回电话。

    子乔马上警觉起来:“这个伊丽莎白是谁?”

    “我在莫斯科认识的一个华侨,她继承了前夫的一大笔遗产,有一天突然说爱上我了,要跟我结婚。我没答应她,她就一直跟着我,我走到哪里她跟到哪里,居然还找到了这儿。”仲马指了指地板,一副无可奈何,欠扁的样子。

    关谷马上进行中文口语练习:“我知道……黄昏恋!”

    仲马不甘示弱地、但是仍然温和地说:“小伙子,就算我不是80后,也不至于黄昏啊!我的太阳是永不落山的。”指了指天花板。

    关谷敬佩得五体投地,成语成串而出:“说的太好了,就像中国的成语:老当益壮,老而弥坚,老奸巨滑,老汉推车!”

    美嘉汗,子乔乘机把仲马拉到身边,小声嘀咕:“老爹,你可别忽悠他们,是不是又在外面惹了麻烦,这个伊丽莎白不会是国际刑警吧?”

    “你不信就算了,反正我不会给你惹麻烦就是了。放心吧。”仲马拍拍子乔的肩膀,转而对大家说,“好了,你们去游泳吧!我正好可以把我的行李收拾一下。”说着去拿行李。

    子乔紧张地跟在后面:“老爹,我恐怕……恐怕你不能呆在这里。因为……监狱没有空余的牢房了。”既不好当着关谷和美嘉把话直说,又绝对不想让仲马留下。

    美嘉听出了意思,不乐意了:“别听他的。老爹。这个沙发就可以睡啊!”

    子乔借口说:“不行,老人家睡在这里会很不舒服的。”

    关谷立马反应说:“美嘉的意思是,子乔你可以睡这个沙发!老爹,那间是子乔的房间。”用手指了指,美嘉连连点头。

    子乔有口难言:“你们……”

    仲马顺水推舟:“好极了!一会儿你们去玩的时候,我可以顺便在家里帮你准备晚餐!我带了正宗的莫斯科香肠,你们一定会喜欢的。”不等子乔反应,立刻走进房间。

    关谷意犹未尽地赞许道:“子乔,你巴巴好有绅士风度,这是我见过,最有魅力的中国老男人。”

    美嘉像个花痴:“是啊!好有个性,而且还很帅。”双手紧握。

    子乔叉腰,挺起胸膛:“是不是和我的气质很接近?”

    美嘉和关谷上下打量子乔半天,不屑地“切”他。

    子乔回过神来,友善地提醒:“……这个不重要啦!听着,我不是要在背后说他的坏话。干爹和我感情很好没错,但是有些事情你们必须要先知道。”

    关谷惊诧:“知道什么?”

    “第一,不要买他推销给你的任何东西。不论是便宜还是不便宜。”

    关谷马上反应:“假冒伪劣产品?”

    “这倒不一定,不过保证你买了用不到,他可以把冰箱卖给爱斯基摩人,把网球拍卖给菲德勒,把轮椅卖给足球运动员。”

    美嘉打岔:“男足买把轮椅应该早晚用得到。”

    “别打岔。第二,不要接受他送给你的任何礼物。”

    关谷疑惑:“他很有钱吗?”

    子乔语重心长地说:“问题就在这里,他一般会说礼物没时间去买,然后签支票给你。”

    美嘉高兴地说:“那不是很好吗?我可以自己去买衣服,玩具还有漫画。”

    子乔露出痛苦的表情:“但愿那张支票真的可以兑现!如果跳票了,你就会被银行罚款。”

    关谷沉沉地说:“你干爹喜欢开空头支票?”

    叮咚,门铃响起。

    子乔吓了一跳:“啊!”

    关谷又沉沉地说:“有50%的概率是一菲,有50%的概率是展博。有100%的概率来要DV的。”

    “那我怎么办?我们该往哪儿躲?”美嘉双脚乱跳,身上的“鸭子”跟着跳。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你搞定,我们先回避。”关谷眼神冷峻地说完,立即躲起来。

    “别紧张,冷静点。看看到底是谁再紧张也不迟啊。”子乔到猫眼里去看了一眼,“哦,现在我们可以紧张了。”

    吧台关于杂志问题的讨论旷日持久。

    宛瑜非常不理解地说:“曾老师,我不明白,不就是退订一份杂志么,有什么为难的。”

    小贤慢慢举起一本杂志:“这是一本号称城中至潮的时尚杂志。”

    “我知道。”

    “这是一本号称全城只限量发行2000套的限定版时尚杂志。而且我还是钻石会员。”小贤把杂志举得更高。

    “怎么了?”

    小贤充满向往地说:“除去杂志本身不说,这是一个标志,说明我排在全城最时尚的男人前两千名,而且未必是第两千名。”

    宛瑜无语了。

    小贤看着宛瑜,自己泄了气,说出实情:“好吧,我承认,我拉不下这个脸,宛瑜你想想,如果退订处的接待员问我——你确定要退出顶级时尚圈吗?我该怎么回答。”

    宛瑜被带着绕了一大圈,有点烦躁:“如实回答咯。”

    小贤神情又凝重起来:“问题就在这儿。我是一个媒体节目主持人。作为社会知名人士,这种话我很难说出口。我是不可能去退订的。”说着还真像那么回事。

    宛瑜突然指着其中一页,甜甜笑:“看!曾老师,特别通告,明年是本刊创刊十周年,《装男人》将为会员推出特别副刊,此副刊将以日刊形式发行。每天每本仅售49元。”

    “啊!”小贤看到自己正在疯狂地按计算器,因为手抖得厉害,计算器掉在地上。

    宛瑜悠悠地问道:“你确定还要留在顶级时尚圈吗?”

    “我要退了它!”小贤坚决地理包准备走。

    宛瑜小声提醒:“需要我陪你一起去吗?”

    “怎么会!我是个男人!我就是死……也要退了它!”小贤坚决地离开。

    宛瑜微笑着喝饮料,敬候佳音。

    小贤隔了四秒钟又回来:“……宛瑜,你还是陪我去吧!”

    宛瑜早就猜到,大摇大摆地跟着出去。

    客厅里很安静,子乔再次偷偷看猫眼,想知道门外的人走了没有。

    门外,一菲突然大吼:“开门,我知道有人在里面——我认出你的眼睛了,吕子乔。”

    子乔无奈,开门,自己站到一边默不作声。

    一菲怒气冲冲地进屋:“把我的DV还给我。”

    展博跟着进来:“姐!要讲礼貌,当你进屋,先要说‘你好’。”

    一菲瞪了他一眼,展博再不敢吱声。“你好!把我的DV还给我。”伸出手。

    子乔转移话题:“哦,DV啊!你的DV简直太棒了。颜色鲜艳,小巧灵便,‘想拍的心情停不了’。”学吴彦祖的动作。

    “也该停停了,”一菲转过头批评展博,“展博,这事都怪你,你怎么可以随便把我的东西借给别人?”

    展博一时嘴快:“谁不是呢!”

    一菲愣住:“什么?”

    展博马上改口:“没……没什么。”

    这时候仲马从房间里走出来,手里提着一大串的香肠,头也不回地说:“你们一定会喜欢我的香肠的。”

    一菲看到大仲马,很吃惊。

    仲马回头看到一菲,被惊呆:“这座监狱一定充满了奇迹。漂亮的姑娘一个接着一个。”

    子乔上来介绍:“干爹。这是我的朋友。”

    仲马走过来,嘴上抹了蜜糖似的说:“承蒙各位对我干儿子的照顾,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看得出你们给了他很多正面积极的影响,尤其是您,这位美丽优雅的女士。一看您的气质就是大家闺秀。”

    一菲非常受用:“呵呵,过奖了。”捂着嘴,做优雅状。

    展博坏笑着透露:“不过我们也有被子乔带坏不少。”

    仲马盛情邀请:“为了表示感谢,我想请两位共进晚餐。我会给你们烹饪出最上等的喀秋莎大餐。”

    展博傻乎乎地问:“吃了会长毛吗?”

    一菲以教训展博为开始,建立淑女形象:“展博!要讲礼貌!别人邀请你,你应该先说谢谢。”

    展博顿了顿,继续说:“谢谢……吃了会长毛吗?”

    一菲郁闷,再次暗示:“在绅士面前,我们当然要拿出自己一贯的礼仪风范咯。”

    展博疑惑地问:“礼仪风范?你有吗?”

    一菲用动作威吓展博,转过头来对着大仲马露出标准的微笑。这时,只见关谷和美嘉偷偷地准备从房门溜走,一菲看到,大声喝止:“你们给我站住!”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