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 体坛 > 正文

我喜欢你的发型

未知 2019-04-01 11:12

 子乔、一菲、关谷、美嘉一起推门进来。

    展博奇怪:“老姐,你不是说不过来了吗?”

    一菲狠狠地说:“耐不住这家伙的‘盛情邀请’!”

    子乔转开注意力:“欧,我闻到了烧焦的味道。老爹,是不是你的香肠烧焦了?”连忙拉着仲马躲进了关谷的画室。

    展博指向厨房的方向,不解地说:“厨房不是在这儿吗?”

    画室里,仲马急切地问:“有没有拿到?”

    “拿到了,是我被当场拿到了。”子乔晃晃膀子。

    仲马表情痛苦:“OH!你太让我失望了。”

    子乔学着他的口气:“OH!你只教过我忽悠,没教过我偷东西啊。专业不对口。”

    仲马一拍大腿,说:“OH!看来只能我亲自出马了。”

    “OH!你不会是要去忽悠人了吧!”

    “还有更好的办法吗?子乔,我答应你这是我最后一次忽悠人了。”仲马伸出一根坚定的手指头。

    子乔有点相信:“好吧。你打算怎么做?”

    “我要让她自己把支票交出来。现在我们出去,你试着不露痕迹地提到关于赚钱的事情。”

    子乔和仲马走了出去。

    子乔嘴里默念:“不露痕迹,不露痕迹。”然后坐到仲马身边。

    仲马微笑着说:“一切ok,没有东西烧焦了。”

    子乔试图不露痕迹,没话找话说:“大家都还没事吧。展博,你没事吧。”

    展博傻乎乎地应道:“没事。”

    “太好了。一菲,你呢?今天天气不错哦。”

    一菲可不是傻子:“你想说什么?”

    子乔绕呀绕呀:“今天的天气不错啊。对了,老爹你去年赚了多少钱?”终于绕过弯来,真是个急转弯。

    仲马老辣地接过话题:“去年情况不是很好。我的投资只赚了一两千万。”

    一菲张大嘴巴:“一两千万?天哪!”

    展博也好奇:“你还没有介绍过你干爹是做什么行业的?”

    仲马轻声冒出两个字:“蓝海。”

    展博又抢着犯傻:“蓝海?……你是水手?可是水手赚不了那么多钱啊,哦,我明白了,你是海盗!”

    一菲也学着轻声地说:“蓝海,就是从事别人没做过的新兴行业。”显得很有见地。

    仲马当然顺水推舟地夸赞:“一菲小姐真是冰雪聪明。我主要做一些房产方面的投资。”

    一菲惊奇:“房产已经全是泡沫了,也算蓝海?”

    仲马要的就是这个效果,故意说:“不是不是。我做的不是普通的房产……”作犹豫状,“不谈也罢。”

    一菲穷追不舍地打探:“老爹,这里又没有外人,说出来给我们见识见识。”

    “好吧,我最近炒的是欧洲的房产。”仲马面带神秘的微笑。

    “欧洲的房产?”展博只知道重复和更加迷惑。

    仲马打开话匣子:“你知道,自从经济危机以后,欧盟很多国家经济倒退,正是我们投资的最佳商机。像冰岛这样的地方景色宜人,经济却很成问题。一亩地只要不到1万欧元。你们想想,我们在这里还不够买厕所的钱,在欧洲就已经可以做地主了。你说是不是很有投资价值啊?”

    一菲想想,突然很兴奋:“我能参加投资吗?”

    “不行不行。我有原则从不接受朋友的入股。你知道做生意,有风险。”为显得逼真,仲马还故意刁难。

    一菲立刻上当:“您是我的长辈,我怎么好算是您朋友呢?”

    “子乔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

    “……谁跟子乔是朋友。我们只是纯粹的债务关系而已。”

    打都打不走的一菲,仲马只好勉强接受了:“这个……好吧。不过,投资之前需要办一些手续,需要两万左右的保证金,数额不小。”

    “给!我有。”一菲毫不犹豫地拿出支票。

    仲马还在假惺惺地推脱:“嗬嗬,这钱我不能要,这是我替子乔还给你们的。怎么能又还给我呢?”

    “没关系。这和子乔的帐没有关系。我身边也就这点钱。不知道够不够。”一菲递过去,仲马继续推托,“你必须得收下!否则就是不给我面子!”硬是塞了过去。

    仲马装作不好意思地把钱收下:“唉!我说什么好呢。我就先收下了。”

    “有高人指路,我一定会一本万利的。我得快去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宛瑜。她爸说不定能把整个冰岛买下来。”一菲想到这里,转身就去找宛瑜。

    展博在后面提出最后一个问题:“姐!你知道冰岛在哪儿吗?”

    公寓楼下的大堂,仲马把支票交给了子乔。

    “老爹,你真的办到了。”子乔激动地说,把支票撕了,抛向半空,“现在一切都没问题啦!哈哈。”

    一个时髦,珠光宝气的老太太进来:“Hi亲爱的!我终于找到你了!”

    仲马惊奇地说:“伊丽莎白,你到这里来干什么?”

    伊丽莎白朝子乔礼貌地自我介绍:“我是伊丽莎白,大仲马的未婚妻。”

    子乔傻愣愣地鞠躬:“你好,久仰。”

    伊丽莎白对仲马深情地说:“亲爱的,我原谅你不接我的电话。现在你跟我走吧。我安排司机带我们去香格里拉。明天正午的时候,牧师会在教堂等我们。而且,我已经订好了结婚的套房。”

    “你还真是想得周到。伊丽莎白,可是我……”仲马欲言又止。

    伊丽莎白带着哭腔:“你是不是又要拒绝我,没关系,我挺得住。反正已经第八次了。”那场景让一旁的子乔又羡慕又感动。

    仲马突然坚定地说:“不,这次我跟你走。”

    伊丽莎白破涕为笑:“真的吗?”

    “你稍等一下。我只是还有几句话要对我儿子说。”仲马走到子乔面前,说出了一段肺腑之言,“子乔。我这次来的时候的确是在犹豫,我不知道我这片自由的云,是不是真的应该找个地方落脚了。我不想承认我老了。我妄图欺骗自己还能和我最骄傲的儿子一起回到当年浪迹江湖的日子。可是我发现儿子都长大了,我还能不老吗?你已经有了自己的天地,有了那么多可爱的朋友们……那我就真的放心了。也许这就是命运,我也应该好好安享晚年了。我走了。”

    子乔感动得说不出话来:“老爹。”与仲马深情拥抱。

    伊丽莎白温柔地提醒:“亲爱的,我的车就在外面。”

    仲马抬起头,面带微笑:“不用了,婚姻就是刑场,我宁可自己走着去。”潇洒地走出大门。

    伊丽莎白望着仲马的背影,充满爱意地说:“他不管从哪个角度看都是那么迷人。”

    经过刚才的感言,仲马在子乔的心中已经不含一点杂质:“我觉得老爹真是个很完美的男人。”

    伊丽莎白用一种怜惜的口吻说:“就是对自己太吝啬了。我怕他坐飞机不愿意买头等舱,就打了100万给他。谁知道他还是坐火车。”

    子乔紧张起来:“慢着,你是说我干爹他的账户里面有100万?”

    伊丽莎白确定:“是啊。”

    子乔还要再确定:“就是说他的支票真的能够兑现?”

    伊丽莎白就让他更加确定:“为什么不能?”

    “啊啊啊!”子乔将脑袋死命地敲向楼梯扶手。

    “亲爱的,等等我。”伊丽莎白幸福地追向仲马。

    小贤、宛瑜一同回到酒吧吧台。

    “我把杂志退掉了!”小贤一身轻松。

    一菲死气沉沉地说:“这有什么值得高兴的?”

    小贤兴奋地说:“你们今天真应该去看看。宛瑜大战光头主编,美女救英雄啊!”

    “狗熊吧。”一菲臭道。

    宛瑜得意地说:“我也没干什么,只是指出了一点错误而已。他们后来就不说话了。”

    小贤从包里拿出DV机,锁定宛瑜:“宛瑜,我要采访一下你这个牛人的事迹,做成视频,发布在爱情公寓上,署名——热血少女火拼流氓社长。”

    子乔大惊:“DV机!曾老师,原来顺手牵羊的那个人是你啊!”

    小贤一脸无辜:“什么顺手牵羊?这本来就是我的啊!”

    子乔抗议道:“这不是一菲的吗?”

    小贤反驳:“我借给她的,不信你问她。”

    子乔、小贤同时回头,看到胡一菲正准备溜:“hi,小贤你真厉害,现在还给你了,我们两清了。”

    小贤很不爽的样子:“什么你还给我的。是我在外头捡到的。”

    “我还要去备课。子乔,那张支票你也不用还了,我们两清了。Bye~~~”一菲说着冲了出去。

    子乔仔细盘问:“你在哪里找到这个DV的?”

    小贤回忆道:“就是那个新开的游泳池啊,上次我去游泳,看到我的DV放在水池边。我就拿回来了啊。”

    子乔马上告知:“曾老师,这是隔壁小黑拿去拍泳装美女的。”

    “什么?泳装美女?”小贤惊讶地拿出里面的带子。

    子乔小声说:“你还没换过带子吧。”

    小贤和子乔对视,笑得都很奸邪。

    四个男人拉好窗帘,在沙发上坐成一排,紧紧盯着电视屏幕。

    子乔拿起遥控器,最后一次询问:“都准备好了么?”

    “准备好了。”关谷报告。

    “准备好了。”小贤报告。

    “准备好了。”展博报告。

    “准备好了。”一菲从沙发背后探出头来,报告。

    众男人惊异:“你在这里干吗?”

    屏幕上出现画面,众人都调过头去,兴奋地看着。过了一会,众人逐渐把头都歪过来看。

    小贤歪着脑袋说:“谁能告诉我,拍这个东西的家伙是怎么做到的?”

    子乔也很郁闷:“为什么画面都是斜过来的。”

    关谷老实说:“我到目前为止只看到很多光脚丫走来走去。”

    展博突发奇想:“我明白了,一定是看到美女,就晕倒了。”

    关谷弱弱地问:“后面会不会竖起来呢?”

    众人逼视地看着关谷。

    关谷尴尬地说:“我是说镜头。”

    突然画面一跳,出现曾小贤,戴着耳机,光着膀子,套着毛巾,拿着牙刷在客厅里自我陶醉的表情,并打了个很长的嗝,很恶心。

    展博惊叹:“嘿!这是什么?”

    画面里,小贤突然开始走腔走调地唱歌,非常自恋地扭动身体。

    一直没说话的胡一菲开始大笑。

    “不能看不能看不能看了。”小贤抢遥控器,众人传球。

    曾小贤在心里痛苦地坦白:“好吧,我承认,这就是我为什么要问胡一菲把DV机要回来的原因了。”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