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 体坛 > 正文

Yes漂亮

未知 2019-04-01 11:13

展博惊讶于白球的神秘轨迹:“啊!”

    宛瑜笑呵呵地送给他台阶下:“展博,你不在状态嘛。”

    展博郁闷地收起球杆:“我这两天在准备一个很重要的面试,有点紧张。”

    宛瑜面带歉意:“面试?对不起我不知道你被开除了。”

    “不是,我参加的野外生存俱乐部要成立一个‘科学特搜队’,我就报名了。”展博说着说着,又神采飞扬起来。

    小贤坏笑着:“科学特搜队?是不是打怪兽的?”

    展博一本正经地介绍:“呃……主要是去长白山考察探险。一年只有一次,机会很难得的。现在名额只剩下一个了。和我竞争的那个家伙,据说对小狗都过敏。我可不想输给他。”

    子乔大摇大摆地走过来。“展博我来帮你。”顺手抄起杆,一杆进洞。

    宛瑜在旁欢呼:“嘿!子乔你很在状态嘛!”

    子乔气势逼人地将杆子物归原主,得意地说:“那是,我又有了新的猎物!”

    展博略一迟疑,马上苦着脸说:“不过大哥,你刚才打的不是我的球。”小贤重又幸灾乐祸起来。

    谁都没有发现,宛瑜若有所思的神情。

    宛瑜跟着子乔回到他的客厅,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还没等子乔开口问,她自己先说了。

    “子乔,你说的新猎物是什么?”

    子乔觉得这不明摆着嘛:“美女啊。展览会上那么多人,唯独就我们看对眼了。”说得春风得意的。

    宛瑜阴沉着脸:“这怎么行!万一安妮知道了,她一定会吃醋的。到时候有你受的。”顺带恐吓一下。

    子乔若无其事地说:“哈!安妮……她绝对不可能成为我前进路上的绊脚石的。”

    “你又打算脚踏两条船了?”宛瑜继续深究。她本以为子乔只是小情况,听这口气好像对安妮很不利。

    “怎么可能?我是这种人么?”子乔话锋突然急转,“这次我准备跟她分手。”

    宛瑜很吃惊。

    子乔说罢,扭着进房间,看见美嘉出来,眉飞色舞地狂扭一番。

    美嘉没好气地说:“让我猜猜,他又有了新的猎物?”

    宛瑜很严肃地问:“美嘉,子乔打算和安妮分手你知道吗?”

    美嘉太了解子乔,根本不以为然:“是吗?那真要好好恭喜安妮了。她智商不高,可是运气还不错。”

    宛瑜却兀自担心起来:“她要是一怒之下和我们都断绝来往怎么办。我还从没遇到过一个星座、血型、八字、手相都与我那么合的女孩子。”说完又神色凝重。

    美嘉反问:“喂!那不是我吗?”

    宛瑜不好泼她冷水,只能拐弯抹角地说:“美嘉,你是天蝎座,守护星是冥王星。可是最近刚被天文学家从太阳系九大行星中取缔了。”

    美嘉当真相信:“取缔了!他们怎么不通知我?”好似理所应当。

    宛瑜接着说:“所以在你找到新的守护星之前,一切都很难说了。”

    美嘉皱起眉头:“太过分了……”

    宛瑜忽然问道:“你说我要不要打电话给安妮,让她有个心理准备?”

    美嘉吃了一惊:“为什么?”

    宛瑜娓娓道出:“安妮人挺好的,也很风趣。而且……她最近在研究一套可以改变一个人上升星座的‘食谱’。”顺带让美嘉也产生同情心。

    美嘉有点犹豫:“呃……我只听说过食谱可以减肥,还有食谱可以改变星座的?”

    宛瑜介绍:“我的上升星座是双鱼,最大的问题就是优柔寡断。如果改成狮子座,我以后就再也不用别人替我拿主意了。对了,美嘉,你觉得我该不该打这个电话?”说来说去还是说到自己的需要。

    美嘉汗颜:“如果是我,我不打这个电话。”

    轮到宛瑜发问了:“为什么?”

    美嘉开始滔滔不绝:“第一,在一起也好,不在一起也好,都是他们的自由和隐私,说和不说一样改变不了事情的结局——麻烦!第二,有时候改变一下生活方式未尝不是件好事情,你给她通风报信只会让她越陷越深,无法自拔——糊涂!第三,安妮知道这个消息之后,天晓得会不会神经失控,然后打滚、骂街、爬树、撞火车,万一要是把你牵连进来不就危险了吗?如此这般,麻烦、糊涂、危险的事情,你为什么要做呢?”

    宛瑜当场惊呆:“哇噻,你什么时候能说出这么一大堆慷慨陈词,你拿错剧本了吧?”

    美嘉顺着宛瑜的话突然展开幻想:“画面中自己拿着个剧本,自言自语:‘是吗?哦,这是曾小贤的台词,对不起,对不起。’然后触电般把剧本一扔。”马上回到现实,发现自己的想象力真无聊,接着说,“这是昨晚我听曾老师的节目,他就是这么说的。”

    宛瑜惊讶地说:“今天早上他刚被听众投诉,正给领导写检讨呢。”

    美嘉愣住了:“哦?怎么会,我觉得他说得挺有道理的。你看,麻烦、糊涂、危险,总结得多精辟。”说着又掰起指头数了一遍。

    宛瑜为了让她相信,道出所知的全部情况:“昨天那个听众是个初中生,她发现同班的一对男女同学打算辍学私奔,正在考虑要不要告诉老师。”

    美嘉沉思了半天:“啊!那曾老师这次不是死得很难看?!”

    此时在另一个时空里,曾小贤正在打电话:“领导,你听我说,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误导青少年。我也拿错了剧本!嗯?我为什么要说‘也’?”

    宛瑜还是回到主题:“可是,如果安妮和子乔分手了,会不会从此就跟我们划清界限,然后不理我们了?”

    美嘉与她划清界限:“不是我们,是你,她听说我和子乔住一个套间,就没理过我。喂!美女,你不会是在担心这个吧?你想得也太多了吧!”

    宛瑜可不轻言放弃:“这说明她是一个很敏感的女孩。我的担心还是有道理的。”美嘉的话让她更加担心。

    美嘉只好安慰道:“别担心了,不就是食谱么!最近我也在研究一个食谱,用燕窝、灵芝和千年人参调理而成,吃了以后可以润肠通便,怎么样要不要试试看?”

    宛瑜被雷到——那么多东西只是用来……润肠通便?

    一菲冲进关谷的画室,然后又立正站好,一改往日的莽撞。

    关谷正在认真地画画:“一菲,我的最新一集画稿就要出炉了。你要不要看看?”

    一菲直截了当地说:“关谷,你除了漫画还会干什么?”

    关谷暂停画画,气愤地回头:“你是在骂我?”

    一菲连忙解释:“不是,我是真的问你。你除了漫画还会不会别的,比如说日本料理?或者你有什么朋友,会做日本料理的也可以啊?”暗示得很明显。

    关谷扬起得意的笑容:“有!我爸爸。”

    一菲大喜:“你爸爸?”

    关谷更加得意地介绍:“对啊。在日本谁不知道我们关谷料理。他最出名绝技就是关谷照烧银鳕鱼。”

    一菲高兴过头:“真的吗?你爸爸叫作关谷照烧?”

    关谷脸色一沉:“关谷是姓,照烧银鳕鱼是一道菜名。我爸爸叫做关谷健次郎。”说着挺起胸膛。

    说到一菲知道的东西,她立马产生共鸣:“哦~~原来你爸就是健次郎!(《北斗神拳》男一号)没想到你们家还是料理世家,对了,那你怎么改画漫画了?”

    关谷从健次郎的造型软了下来:“我爸从小想把我培养成一个料理大师,可是我发现我怎么做都超不过他。有一次,我在银鳕鱼的酱料里放了糖,他当众打了我的屁股。我一怒之下就和他决裂了,这才开始画漫画的。”似乎饱含遗憾。

    一菲安慰说:“你爸爸挺严厉的。不过小孩子被打屁股很正常。”

    “那年我18岁零32个月了。”关谷的计算方法很特别。

    “哦~原来是这样。那你会做日本料理吗?”一菲还是回到重点。

    “呵呵,用一句成语来说——略知七八。”关谷投来掩藏不住的得意。

    “太好了,你跟我来。”一菲说着把他拉出去。

    两人来到厨房餐桌,上面放着一个碟子,碟子上面有黑压压的两摊东西。

    一菲充满希望地说:“你看看这道菜做得怎么样?”

    关谷拿起来又看又问:“这是什么?紫菜饼?”

    一菲确定地说:“这是寿司!”

    关谷吃惊地拿起一个,紫菜散开,饭掉了出来:“真是学到老,活到老。我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寿司。你为什么对日本料理感兴趣?”

    一菲吞吞吐吐地说:“是因为……那个正在和我交往的沈临风沈公子。前天我和他出去吃饭,那家日本料理太难吃。我跟他夸下海口,说我做的都比他们好吃。然后他就提出今天要来尝尝我的手艺。”

    关谷会意地说:“可是你根本不会做日本料理啊。”

    “关谷,幸好有你在!你一定能教会我!这里还有一道菜——金枪鱼面。你看看。”一菲又拿出一碗完全僵硬的面糊,筷子都戳不进去,倒扣过来也不洒一滴水。

    关谷用叉子捣了捣,没有反应:“这是什么?金枪鱼面?面在哪里?”

    一菲分析道:“我烧到一半突然发现金枪鱼忘记打碎了。所以……是榨汁机太猛了。”

    关谷急得跳起来:“榨汁机?你用榨汁机做金枪鱼面?一菲,你一天之内不可能学会正宗的日本料理。如果是明天晚上的约会,除非我帮你做!”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