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 体坛 > 正文

我等的就是这句话

未知 2019-04-01 11:14

啊?”关谷惊觉自己惹上了大麻烦。

    “材料我都准备好了。在隔壁,噢乃嘎以西马斯!”一菲深鞠躬。

    关谷无奈地点头。

    子乔在床上打游戏机,宛瑜径直走进房间。

    “子乔。”

    子乔的注意力还在游戏上:“宛瑜啊。坐,坐!”

    宛瑜口气生硬地说:“我有件事情想跟你谈谈。”

    子乔看了宛瑜一眼,见宛瑜很严肃,忽然跪在床上:“女侠!还钱的事情再缓两天行不行?我最近手头紧。”

    “……我不是……”

    没等宛瑜说完,子乔抢着说:“琦琦已经答应借钱给我了,一借到我就还给你。”

    宛瑜疑惑:“琦琦?哪个琦琦?”

    子乔直言不讳:“~就是我新认识的女孩啊。我没跟你说过吗?”

    宛瑜更加心烦了:“……她哪里比安妮好了?她比安妮漂亮?”

    “这倒不是。”子乔答得干脆。

    “身材比安妮好?”

    “这也未必。”

    “那你为什么非要跟安妮分手?”宛瑜本意是:你吃饱撑的?

    子乔正经起来:“宛瑜,难道我在你心目中是这么肤浅的人吗?”

    宛瑜认真地思考一下,说:“是啊。”

    子乔无奈地解释:“你知道我这个人,不仅性感,而且感性。感情它来的时候,‘哗啦啦’就来了,感情它走的时候,‘斯流’就走了。”

    宛瑜顺着话说:“那你对安妮的感情……‘斯流’了?”

    子乔摇头,示范:“斯~~~~~~~~~~”长度比较夸张。

    关谷探头进来:“我听到煤气漏气的声音?”

    子乔白了一眼:“煤气管道在外面。”

    “哦!”关谷出去。

    宛瑜焦急地问:“到底是什么原因?”

    子乔拉长了脸说:“你就别逼我了。”

    “安妮是我最好的姐妹,除非你给我一个像样的说法。否则……”宛瑜一时想不到合适的恐吓,发现子乔看着自己,马上戳他软肋,“800乘3,二千四,再加利息,滞纳金,所得税,你一共要还……”

    子乔连连告饶:“好吧好吧,我据实禀报还不行吗?”

    宛瑜笑盈盈看着子乔。

    “我告诉你,可你不准告诉别人。”

    宛瑜很乖的样子:“嗯,嗯。”

    子乔小声地说:“……已经三个月了……我连二垒都没挂上!”

    宛瑜想了半天:“二垒?她真的连博客都不给你看?”

    “啊!二垒的意思是……”子乔悄悄凑到耳边对宛瑜说,宛瑜瞪大了眼睛。

    房间里一个人都没有,小贤对着一个蜘蛛侠公仔说话,一本正经。

    “尊敬的领导。我很抱歉在直播当中犯下了一个小错误——可这都是电话公司的错!我原本正在和一个笨蛋经济学家通话,他说应该再捐3000亿元给美国救市。所以我才会告诉他麻烦、糊涂、危险。谁知道电话居然串线了!对方换成了一个初中生。我也没有料到。”

    小贤完成演讲练习,接着征求蜘蛛侠公仔的意见:“你觉得我编的理由很烂对吗?那我怎么办啊,总得想一个至少人类能原谅的理由啊!”

    电话铃响。小贤顺手接起。

    “喂,不,展博不在。面试从5点提前到2点半了?好的,我会转告他。我姓曾,曾小贤的曾,再见。”

    接完电话,小贤立刻把字写在门背后的小黑板上。一菲突然冲进来,小贤的字写到一半。

    一菲吃了一惊:“啊!”

    小贤被撞得不轻:“啊!”

    “你在这里干什么?”一菲疑惑地问。

    “我不能在这儿吗?这里有核辐射?”小贤故意找茬。

    一菲一点不客气地说:“我明天要请人吃饭,要征用一下你隔壁的那瓶酱油。”

    小贤问道:“酱油?什么酱油。”

    一菲边描述边抱怨:“就是白色标签的那瓶。你那个瓶盖怎么这么难开。我回来拿起子。”

    小贤斜着眼睛说:“因为那是我的红酒,还是82年的。”

    “真的?太好了,那也一起征用了。”一菲高兴地奔向小贤房间。

    “不行。”小贤在后面紧追不舍。

    待小贤和一菲一起冲了出去,门慢慢地合上,门背后的黑板上赫然留下了神秘的字迹:5点改,改字还只写了一半……

    子乔继续向宛瑜倾诉。

    “我的要求很过分吗?二垒!她居然连挥棒的机会都不给我。”

    宛瑜循循善诱地说:“子乔,每个女孩子的观念不一样。你不能非要这么要求别人吧。”

    “我只是想找个正常的女朋友,这要求不过分吧?”

    “Anny很正常啊。”

    子乔不得不进一步解释:“前几天,我看了她的日记。”

    “什么?你怎么可以这样?”宛瑜愤慨地说,立马又好奇地问,“看到了什么?”

    子乔回忆道:“对我来说全部都是天书。不是紫水晶啊,就是菜谱啊、星座啊、天体运行轨迹、恐龙灭绝什么的。你觉得这是正常人吗?”满脸的悲观。

    宛瑜顿了顿,帮安妮开脱:“这就说明她是个纯真的女孩啊,很好啊。”

    子乔紧抓问题不放:“错!她从来都在回避最关键的问题。这就说明我们两个的关系根本没有往正路上发展。3个月了。俗话说得好——如果两只仓鼠关在一起,3个月没动静。只有一种可能,他们都是公的。”

    宛瑜抗议:“这是什么俗话啊?”虽然不是女权主义者,但她也不愿接受这样的事实。

    子乔便懒得说了:“我就知道说了你也不明白。”

    宛瑜乐观地说:“要不再等等,你别着急呀!可能她还没考虑成熟,或者她正在通过天体运算来挑一个合适的日子。”

    子乔反驳:“3个月了,这当中有4个国定节日,12个法定假日,还有中国男足战胜柬埔寨女足10周年纪念日,你是说没找到好的时间?”

    宛瑜想用时间来缓和:“要不再等等,天体运算的结果谁知道呢?有可能几个月之后就好了……”

    子乔气鼓鼓地说:“呵呵,是啊,也有可能要到‘九星连珠’的时候才行。那玩意6000年一次,下一次是公元3640年。”口气像是不可能再回头了。

    宛瑜反问:“你花了这么长的时间追她,然后又花了更长的时间和她交往,难道就是为了上二垒?”

    “当然不是!”子乔立即否定,毕竟关系人格。

    宛瑜舒了口气:“看来你总算还有点人性。”

    子乔还是拐弯抹角地承认:“隔壁阿姣和阿希才认识三个星期就已经本垒打了!”

    宛瑜绝倒,起来接着语重心长地说:“安妮是个好女孩,跟她在一起是你的福气。她为你做了那么多!”

    “比如说?”子乔歪着脖子等答案。

    宛瑜急中生智:“她……她甚至可以改变你的上升星座!”

    “什么?”子乔快被逼疯了。

    调解不成,宛瑜恶语相向:“是你放弃了她,你会后悔的,如果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的话,我一定早点对安妮说三个字:‘让混蛋吕子乔去死吧!’”

    子乔掰手指,算到底几个字。

    宛瑜怒不可遏:“还有!如果非要给你还钱的时间加一个期限,我希望是……”

    “一万年?”子乔这回反应快。

    宛瑜冷笑:“明天!”说着愤愤离去。

    子乔莫名其妙。

    酒吧里,宛瑜独自喝酒,等待安妮,安妮匆匆赶到。

    安妮上来就热情拥抱:“宝贝!想死你了!等多久了?”

    “呵呵,我也刚到10分钟。”宛瑜有气无力地说。

    “你怎么没精打采的?”安妮看了看酒杯,“……失恋啦?”

    “没有。我有男朋友还不先告诉你啊?”

    安妮自顾自地说:“我失恋了一般都喝伏特加。96度的,那家伙,世界上最高纯度的烈酒了。你这玩意喝不醉,没意思。”

    宛瑜好奇地说:“我听说那东西比医院用的酒精度数还要高啊。”

    “是啊,波兰产的,喝的时候还不能抽烟。你知道,搞不好哗的一下,全着了。嗬嗬,”安妮朝Waiter说,“给我杯酸奶。”又回来朝宛瑜说,“对了,今天我还给你带了一样特别礼物……”开始翻包。

    宛瑜已经猜到了:“啊?不会是!”

    安妮刷地掏出一本本子:“神奇菜谱!”

    “哇!你已经研究好啦!太好了,给我看看。这么多啊。”宛瑜念道,“柚汁牛排、核桃生菜、腰果、木瓜、莲子、红枣、猪尾巴……”

    安妮得意地说:“有料,效果绝对不同凡响!”

    宛瑜指着本子:“这个‘西红柿炒番茄’是什么?”

    安妮有点尴尬:“呃……那个是辅助菜,你只要按照我的菜谱坚持吃上一个月……”

    “就能把上升星座变成狮子座?”宛瑜打岔。

    安妮停顿片刻,小声说:“你的胸就能比现在大四个size!”

    “等等,你不是说这是改变星座的食谱吗?”

    “我问你,我们改变上升星座是为了什么?”

    宛瑜深思一番:“为了改变性格,成为更完美的人啊?”

    “补充一下,是更完美的女人!”安妮说得很坚强很独立。

    宛瑜疑惑地说:“可是这和星座没有关系啊。”

    安妮说出其中的奥秘:“我告诉你,我终于发现了。如果改变了上升星座,你只能改变你自己,改变你的胸围,你可以改变全世界!”

    宛瑜大感失望:“所以这是一份丰胸菜谱?”

    安妮乐呵呵地说:“没错,我想给子乔一个惊喜,做点小小的改变。”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