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 体坛 > 正文

一菲尖叫

未知 2019-04-01 11:16

关谷伸出藏着的手指:“逗你玩。哈!”

    一菲愤怒地抓住关谷的那根手指,差点拗折了。

    这时候,门铃响。一菲去开门,沈临风站在门口。

    临风绅士地说:“亲爱的!”

    一菲面无表情:“啊!”顺带把手臂横在门上。

    临风打趣地说:“怎么了?不欢迎我吗?”

    “不,不,你怎么这么早就来了?”一菲不住地往后看。

    临风含情脉脉地说:“知道你要做料理给我。我专程取消了董事会。我想早一点看到你。意不意外?开不开心?”

    一菲再看了一眼关谷,回头说:“意外!开心。”说着突然把门关上。门外立刻传来临风的惨叫。

    一菲急冲到关谷这里:“他来了,他来了。他提早来了。”

    关谷指指门口:“那我出去?”

    一菲焦急地说:“在门口了,你怎么出去?找个地方躲起来!”

    关谷接着犯傻:“躲在哪里?你们家冰箱够大吗?”

    一菲四处寻找,怎么把关谷藏起来:“储藏室!储藏室。”说着把关谷推进储藏室,自己整理了一下着装去开门。

    临风在门口揉鼻子。

    一菲回过神来:“你的鼻子怎么了?”

    临风惨笑地说:“你的门。砸到我了。”

    一菲歉疚地说:“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太开心了。一激动忘了让你进屋了。”

    临风伸手示意:“现在我可以进来了吗?”

    一菲让出通道:“当然可以,亲爱的。”

    临风步履轻盈地走进屋。

    酒吧桌球区,曾小贤一个人打桌球,手机响起。

    “喂。见鬼怎么又是我接到的?你就不能直接打他的手机吗?”小贤把手机从耳边拿到眼前,然后略带歉意地对手机里说,“对哦,这就是他的手机。什么?另外一个候选人一出门被卡车撞了?这么说展博仍然有机会参与选拔?哦~太好了……哦,我不是指那位被车撞的同志。好的,我知道了,我会转告他的。谢谢。”

    小贤合上电话,兴奋地拿起笔在桌球区的记分板上写字,边写边念:“选拔面试,晚上7点。怕狗男被卡车秒杀了。曾小贤。”

    关谷在储藏室里听室外的动静,一菲和临风坐到餐桌前。

    “啊!”临风望着一桌的美食,激动之情溢于言表。

    一菲得意地问:“怎么样?”

    临风舀了一勺汤,放进嘴里,做出回味无穷的表情:“这个鳗鱼鸡骨汤的味道很浓,醇香刚刚好。亲爱的,你在日本料理方面的造诣真是出人意料。”

    一菲低头,不好意思地说:“嗬嗬,谢谢了。”

    关谷在储藏室里,听得很得意。俏皮地踢了一下脚。

    临风拿出叉子,吃了一口沙律,陶醉地说:“啊!”

    一菲翻白眼:“啊!”

    关谷在储藏室里骄傲地握拳,闭眼。

    临风果然极尽赞美:“完美。这不是普通的千岛酱。是秘制酱料吧?”

    一菲顺着说:“是。秘制的。”

    临风兴奋地说:“快告诉我,你是怎么调的?”

    一菲顿了顿,然后边说边比划:“我先把大勺插进去,然后……顺时针调两圈,然后,逆时针调三圈,就像这样。”

    临风仰天大笑:“嗯……哈哈哈,亲爱的,你真幽默。我是问你配料有些什么?”

    一菲立刻傻了眼:“嗯……这个……我有点那个……我想先上个厕所。你等我一下哦。”飞快走进储藏室。

    储藏室里,关谷正捂着嘴,憋着不笑出声。

    一菲满脸焦虑地说:“别笑了,他在问我问题!”

    关谷叉着腰,还是笑得合不拢嘴:“你的回答太有趣了。你干脆告诉他,顺时针转两圈,逆时针转三圈,然后保险箱就开了。”

    一菲忍不住也笑着说:“别幸灾乐祸了,我都快穿帮了。”

    关谷神秘地小声说:“好了好了。你听好——日本生醋1杯,味淋6.5汤匙,砂糖45克,东字淡口豉油2汤匙,昆布1片,木鱼花20克浸醋。记住了?”

    一菲跟着默念:“日本生醋1杯。”

    “后面呢?”

    “全忘了。”

    关谷耐心说:“好,我再说一遍……”

    一菲反倒不耐烦:“得了得了,你帮我写在手上。”

    关谷晕倒。

    一菲从储藏室里出来,全神贯注地默念手上的小抄,路过沈公子的时候,沈公子闻到了她的香水味。

    临风赞美地说:“你闻起来真香,今天用的是什么香水?”

    一菲还在默念:“日本生醋1杯,味淋6.5汤匙,砂糖45克,东字淡口豉油……”

    “什么?”临风显然没听明白。

    一菲大呼:“秘制酱料啊~”

    临风轻描淡写地说:“别管它了。我随口问问而已。对了,这道扬出豆腐,你是用炖锅做的还是用双层锅煮的?”

    一菲又傻眼了,苦着脸说:“我能再去一次洗手间吗?”

    临风很诧异:“你不是刚去过吗?”

    一菲扭头,偷偷把一边耳环摘下来:“哦!是……我把耳环忘在里面了。”侧过头去给临风看。

    “没关系,我帮你去拿。”临风起立直奔储藏室。

    一菲连忙跟过去:“不用,不用了。”但是为时已晚。

    关谷赶紧顶住储藏室的门。

    临风拽了拽门把,毫无反应,扭头问一菲:“卡住了?”

    一菲强颜欢笑:“我们的这个门不太好。经常这样,一般人他开不了。”

    临风奇怪地问:“那你怎么开。”

    “你坐下,我开给你看。”一菲把临风远远地拉回餐桌,自己走回门边,推一下,再推一下,关谷还是顶着。一菲双手合十,然后张手在半空鬼画符般地乱作动作,口中念念有词:“如意如意,顺我心意,厕所开门!”门自动开了。

    临风激动地感慨:“哦!你们家的房子真有意思,门坏了还要念咒语。”

    一菲微微一笑,走进去。“快快快快,关谷,扬出豆腐,我是用炖锅还是用双层锅做的?”

    “两个都用。”关谷回答。

    一菲冲出去,坐好:“我炖锅和双层锅两样都用。”

    “欧!怪不得。不过从我的角度看来,亲爱的,你这种做法有点浪费。”临风突然话锋急转,一菲也感到很诧异。

    关谷在屋子里,面容开始扭曲:“Nani?”

    临风慢条斯理地说:“其实,锅子并不是必需的,而且双层锅会把豆腐的醇香和大部分健康营养都吸收了。不过没关系,这是一种常见的错误。很多初学者都是这样做的。”

    关谷勃然大怒,推开门出来,指着临风怒斥:“初学者!你说谁是初学者。”

    临风一脸茫然地看着一菲:“这是谁?”

    一菲抱头作痛苦状:“啊啊!嗯~~这是关谷,他碰巧也在里面上厕所。”

    关谷还在较真:“你不太喜欢我的日本料理是吗?”

    “你的料理?这不是一菲做的吗?”临风再看向一菲。

    “或许我应该推荐你尝试一下我最近推出的特别鸡蛋烹饪法。”关谷说着从厨房灶台上拿了一个鸡蛋。

    临风莫名其妙:“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说着正好把手掌摊开。

    “不!你应该试试看的。”关谷把鸡蛋打开,然后打在了临风手上。

    一菲惊声尖叫:“关谷,你在干什么?”

    关谷讽刺道:“他可以直接上菜了。因为这样不会流失鸡蛋的醇香和健康营养!”

    “哦!”一菲捂住脸,不敢再看下去,“关谷!我被你打败了。我彻底被你毁了。临风,对不起。”

    临风哆哆嗦嗦地捧着鸡蛋说:“没关系,如果不介意,我想先洗个手。”

    “当然。”一菲还能说什么呢。

    临风直奔储藏室。

    一菲喝止:“你走错了。”

    临风惊讶:“这不是厕所吗?”

    “哦。这是女厕所。男厕所在那儿!”一菲指向对面房间。

    临风瞪大眼睛:“你们家里还分男女厕所?”

    一菲点头。

    临风走到厕所门口,忽然学着一菲鬼画符,口中念叨:“如意如意,顺我心意。厕所开门。”然后推了一下,进去了。

    美嘉凑到宛瑜身边,悄悄问道:“你为什么要告诉安妮,子乔要和她分手?”

    宛瑜无辜地说:“我只是……怕她到时候会不理我。”

    美嘉接着问:“她现在还理你么。”

    宛瑜摇头。

    美嘉冷笑着说:“我就说嘛——”

    两人几乎同时说:“麻烦、糊涂、危险。”

    宛瑜告饶:“我知道,你别说了,我后悔死了,我实在是搞不明白子乔,前一秒还说分手,后一秒就改主意了。太随便了吧。”

    美嘉幸灾乐祸地说:“你自己都说了,他就是子乔啊。关谷就不会这样。”

    说曹操曹操就到,子乔捂着脑袋跑了进来,头上绑着绷带。

    宛瑜立即意识到:“哇,子乔!你的头……你不会是走夜路了吧?”

    子乔稀里糊涂地说:“走什么夜路,天都还没黑呢。不知道哪里飞来一块砖。”

    宛瑜小声嘀咕:“啊!安妮的诅咒!”

    子乔回头看她:“什么?”

    宛瑜连忙摇头:“没什么。”

    美嘉紧张地问:“要不要帮你报警?”

    子乔又不以为然地说:“算了,只是皮外伤。现在的小屁孩太调皮,网上扔板砖也就算了,居然跑到小区里来乱扔砖头!”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