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探索 > 史记 > 正文

秦正清语气淡淡的

未知 2019-03-31 17:07
“正清,少喝点儿酒,容易伤身。”窦文靖把他手中的酒杯抢了过来,温声劝道,“有什么心事,跟我说说。”
“没什么。”秦正清语气淡淡的,透着疏离。
窦文靖心头一紧,表面不动声色,继续安慰他,“那也少喝点儿,我陪你聊聊天。”
秦正清神色转冷,一脸的嫌弃和厌烦,悠叹一声,“我没心情。”
说罢,秦正清起身就要离开,窦文靖见他一直对自己不冷不热,一股无明业火腾地蹿了上来。
窦文靖二话不说,拉着他的手就往夜店外面走。
由于喝了太多酒,秦正清脚下本就轻飘飘的,被他一拽完全失去了抵抗能力。窦文靖直接把他拉进了车里,将他按在车子后排宽大的座位上。
下一秒,窦文靖的手伸向他的皮带,动作利索地掰开了皮带的金属卡扣。
就在他想要进行下一步的时候,秦正清双臂向前一伸,用力推开了趴在自己身上的男人。
窦文靖的心瞬间沉到了谷底,像是兜头泼了一盆冷水,由头到脚底的凉。
“你是不是不爱我了?”窦文靖的声音里染着殇意,说话时感到舌尖有点儿苦涩发麻。
秦正清顿了几秒,神色冷凝了下来,郑重其事地说:“是的,我不爱你了,我发现我爱上女人了。”
闻言,窦文靖沉寂了片刻,呆呆地望着他,像是在看一个陌生人。
这怎么可能?!一个人的性取向绝对不会说变就变!
他明明是喜欢男人的,在秦家那种传统严苛的家庭中生活那么多年,他都不会勉强自己跟女人在一起,现在说出这种话,分明就是在搪塞自己。
窦文靖涩意的撩唇干笑了一下,冷嗤一声,“你不想要我就直说,我们可以和平分手。秦正清,你怎么会喜欢女人?”
这个问题戳中了他的痛处,他不由得苦笑一声,脸部的肌肉都随之僵化。
是啊,他为什么会变成这样?难道是老天爷故意跟他开玩笑嘛?
秦正清的眉宇间,似乎藏着一团抹不开的忧伤,目光哀戚,声音沙哑得像是打破的锣鼓,“真的,我喜欢上女人了。”
简单的几个字,化为了无数的钢针,齐齐地扎在了窦文靖的心脏上,他觉得心里像被人撕开一道口子似的生疼。
“我知道,你前段时间想跟一个女人结婚,是那个吗?”窦文靖强忍着心中即将失控的酸涩苦楚,从唇间溢出这句听起来很清晰的话来。
窦文靖的话重重的落下来,秦正清脸上的肌肉不受控制的抽搐了几下,漆黑的眸子里翻涌着不知名的情绪。
“你不必知道。”他垂下眼眸,长长的睫毛遮住了眼底复杂的光芒,“我会给你一笔生活费,你走吧。”
言毕,他将皮带重新扣好,拉开身侧的车门,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脚下就像踩着棉花似的,一路晃晃悠悠,很快便消失在浓重的夜色里。
望着他的背影,窦文靖的心里凉成了一片荒漠,无尽的悲凉感紧紧的缠绕着心脏,让他无法呼吸,周身只剩下了落寂和隐忍。
到底是哪个女人,把秦正清从他的身边抢走?
翌日。
吃过早饭后,唐妙雨飞快地跑上了楼,回到卧室后便开始收拾东西。
今天正好是周末,她已经跟胡老师约好了,要继续跟他学习按摩手法。她得赶紧出门,这么重要的事情,可不能迟到。
她疾步走到卧室门前,伸手将房门打开,这时,一张冷峻而熟悉的面容映入她的眼帘。
“正南,我正要出门呢,你找我有事吗?”她眉眼弯弯,漂亮的杏眸中是盈盈的笑意。
“跟我一起下楼,有事耽误你一会儿。”秦正南醇厚的声音里,轻漾着一种难以掩盖的柔情。
她推着秦正南来到楼下的客厅,看见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坐在沙发上,对方见到夫妻二人之后连忙起身,恭恭敬敬地将一张名片递到她手里。
“秦太太,您好,我是华辰珠宝的经理,我姓王。”男人礼貌地介绍自己。
得知对方是珠宝商后,她微微一怔,秦正南是要买珠宝孝敬长辈吗?
王经理没再多言,马上从随身携带的小型皮箱中,小心翼翼地取出三套精美的珠宝钻戒,笑着说:“这些钻戒都是秦先生为您准备的,请您看看喜欢哪一款。”
她垂眸仔细端详了半天,三款钻戒造型各异,可谓各有千秋,将精致细节和完美设计集于一身。钻石和指环互为融合,成就了和谐的整体。精心雕刻的钻石散发着夺目的光芒,彰显典雅而尊贵的迷人魅力。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