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探索 > 史记 > 正文

她只是个小职员

未知 2019-03-31 17:08
从钻石的尺寸和切割的形状来看,这三套钻戒极其昂贵,即使不问价格也能猜出,任何一套并不比婚纱便宜。
之前,秦正南买下那件婚纱已经花了不少钱,要是再给她买个戒指,岂不是太破费了?
再说了,她只是个小职员,平时戴着钻戒上班必定惹人非议,而且,她正在学习按摩手法,戴着戒指也不方便。
她侧过身,凑到秦正南的耳蜗旁,小声说:“正南,我知道你对我好。不过,也不用这么浪费,这种钻戒我也戴不了几次。”
秦正南若有若无的弯了弯唇线,笑容里带着些许玩味,“秦太太,你越来越会过日子了,处处为老公着想,我更应该奖励你。”
男人这话说得暧昧,她听后脸颊一热,染上了两抹好看的红晕。
“王经理,介绍一下这三套戒指。”秦正南的声线冷淡沉稳,不是很高声,却霸气外露。
“是,秦先生。”王经理被他与生俱来的凛然气场怔住了,不敢有半点怠慢。
“这套戒指上的钻石是从南非空运过来的,由经验丰富的工匠切割打磨……”
他喋喋不休地讲了十几分钟,将每套戒指都夸得天上有地下无。
“秦太太,这套戒指有个特别的名字,叫做‘one love’。”
One love,唯一的爱,确实是个挺浪漫的名字。
她心念一动,好奇地问道:“这套戒指为何要起这个名字?”
“因为购买戒指有个条件。”王经理神秘兮兮地说道,用余光不经意地瞟了一眼面色清冷的男人,继续解释说,“每个男人都要用身份证登记购买,而且一生只能买一次,每枚钻戒后面都会刻上两个人的姓名缩写。”
她马上了然,所谓“唯一的爱”,就是指一生只爱一个人,这款独一无二的戒指,代表爱的承诺,意味着两人要一生相守。
可是,她和秦正南能够做一辈子夫妻吗?
“就要这套。”男人醇厚低沉的嗓音在她耳边响起。
女人眸底一阵错愕,愣愣地凝视着秦正南。在明晃晃的灯光下,他刚毅立体的面部轮廓显得格外深沉,从表情上看,一点儿都不像在开玩笑。
明明知道这套戒指有何寓意,为什么他还要执意选择它呢?
两个人彼此不相爱,他却偏要把这款戒指送给自己,莫非因为她是他的妻子,所以他才觉得有必要给她一个承诺?
“恭喜秦太太!秦先生对您这么有心,你们的婚姻生活一定会幸福美满。”王经理谄媚地笑了笑,说出口的话都是为了奉承金主。
不得不承认,秦正南这么做的确令她又惊又喜,想必世上没有一个女人在收到这种钻戒时会不高兴。
可是,喜悦之情只持续了几秒,她的心中就产生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酸楚,胸腔里仿佛堵着一团棉花,让她觉得呼吸有些不顺畅。
钻戒本来是男人送给心爱女人的定情之物,但是秦正南对她有那种感情吗?
“我觉得……”
她张了张嘴,话只说到一半,担心严词拒绝会辜负他的好意。
左思右想,最终还是选择闭口不语。
秦正南微不可察地皱了一下眉头,随即又将脸上的情绪掩去了。
“谢谢秦先生,秦太太,祝你们白头偕老,百年好合。”
王经理客套的啰嗦了一番,便兴高采烈地离开了秦家。
秦正南将轮椅转动到直面她的方向,下颌角紧绷着,嘴唇也抿成了一条直线,脸上似乎酝酿着风雨欲来的阴冷气息。
方才,虽然她没有直接说出口,但是他仍能感受到,她话语里隐藏着的拒绝的意味。
她是在拒绝这款戒指,还是不愿意跟他一辈子相守?
“妙雨,你刚才想说什么?”男人的眉梢染上了些许不悦。
她抿了抿嘴唇,稍稍向前探身,郑重其事地说:“这套戒指,一生只能买一次,你买给我是不是太草率了?万一……”
后面的话还没说出口,她的唇瓣就被秦正南的双唇封住了。他的大手扣住女人的后脑勺,用力抱紧她柔弱无骨的身体,将她牢牢禁锢在怀中。
男人的吻缠绵而又凌冽,力度掌握的恰到好处,既不会重到让她呼吸不畅,也不会轻到只像蜻蜓点水。
她被这个突如其来的吻弄得措手不及,连思考的机会都没有,就被他直接堵住了所有的话语。
逐渐地,她感觉到肺腔里的空气,一点点的被压榨了出来,身体变得绵软无力,不由得抬手圈住他的脖颈。
酥麻的颤栗感让她无所适从,连脸上都被染上了灼人的温度,娇柔的身躯颤抖得越发明显,呼吸乱作一团。她的口腔里充满了男人的气息,仿佛透过肌肤钻入五脏六腑,让她根本无处可逃。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