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探索 > 奇闻 > 正文

心里弥漫开来

未知 2019-03-31 17:09
良久,她的唇瓣上传来密密麻麻的小痛,下意思地轻哼了一声。男人察觉到她的不适,这才恋恋不舍地把自己的双唇移开。
他将干燥温热的大掌覆在女人的脸颊上,用拇指轻轻摩挲着女人娇红的双唇,略显沙哑的声音带上了情韵。
“我这人一般很少做选择,一旦选择就很难再改变。”
秦正南的话,犹如在湖心投下一枚巨大的石子,溅起无数涟漪。
女人的眼眸里亮晶晶的,带上了那么点儿丝丝缕缕、不明不透的浓情之意。
“就算以后我们不能在一起了,我也不会再为任何人买这种东西。对于我来说,你就是唯一。”
他的嗓音充满磁性,像一只羽毛搔在心湖上,漾出无数的波纹。
她心头萦绕的那点低落的情绪瞬间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无与伦比的喜悦,迅速在心里弥漫开来。
无论如何,她都曾作为这个男人生命里的唯一出现在他面前。
专一和陪伴,都是高贵的心对爱情的顶礼膜拜。
不管秦正南能否爱上她,至少他为自己编织过一个甜蜜的梦,即使将来两人分开,也足够自己回味一生。
不知不觉间,她的眼里积聚了雾气,意识到眼泪即将决堤,连忙伸出柔软温热的小手,将男人放在自己脸颊上的手掌慢慢压了下去。
顷刻间,眼泪就像珍珠一般簌簌地垂落到脸颊处,瓷白的脸上一片斑驳。
秦正南没有吭声,而是握住了她的手,在她的掌心轻轻捏了捏,似有安慰之意,又带着点撩人的味道。
她悄悄抹掉滚落在脸颊上的泪痕,轻咳了一声,以掩饰哽咽的嗓音。
“正南,只要你不嫌弃我,我会一直照顾你。”她的眼神坚毅,眉宇间带着倔强不屈的神情。
“你说的‘一直’是指‘一辈子’吗?”男人温声反问,尾音磁性的上扬而起。
她明知道对方看不见,还是用力点了点头,像是在给自己打气,坚定的说:“是!”
秦正南嘴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弧度,半开玩笑地说:“你一辈子跟着我这么一个废人,不会后悔么?”
“不会!”
“你不打算去找你的真爱了?”
他说完这句话,英挺的眉宇深深的蹙起,表情变得异样的肃然。
真爱?她这辈子还有机会么?
她觉得心里酸涩得紧,不自觉得咬着下唇,垂下眼睑,渐渐握紧的双手指尖隐隐有些抽痛。
“爱情太奢侈了,还是随缘吧。”她幽幽的说了一句,眸光黯淡了下去。
婚姻和恋爱不一样,并不一定要建立在爱情的基础上。她已经是个有妇之夫,有她必须要担负的责任,哪里还有精力寻找爱情?
话音一落,秦正南的眉峰聚了起来,里面藏着一丝不明了的情愫,沉声问道:“如果我不是个废人,你会爱我吗?”
对于秦正南的问题,唐妙雨没有立即作答,而是目不转睛地盯着眼前的男人。
他的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眼窝深邃,鼻梁高挺,各处组合在一起,真是说不出的英挺俊朗,温柔与帅气的混合气质中,还带着那么一点儿魅惑的感觉,让人无法轻易将视线从他的身上移开。
不得不承认,这张堪称完美的俊颜,对于任何女人来说,都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她的心跳不自觉地加快,白皙肌肤透着晶莹的颜色,从颈脖红到了头顶。
“我爱不爱一个人,跟他的身体是什么状况没有关系。”她的声音温婉悦耳,掺杂着一丝沙哑,反而显得更加娇媚。
话音一落,笑容在男人的脸上荡漾开来,就连两道浓眉也泛起柔柔的涟漪,如同春风般温暖而明媚。
他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嗓音里充满疼惜和宠溺,“你不是要出门嘛,快去吧,司机已经在等着了。”
被他这样温柔的对待,她害羞地别开脸,不由露出一副女儿家的娇态来。
“你今天做什么呢?”她柔声问道。
“秦太太开始查岗了吗?”秦正南得意地一勾唇,嘴角笑意渐浓,“一会儿,我要去公司。”
“那你路上小心点儿。”
说完这句话,她抬腿跑出了客厅,行动速度之快,就像有猛兽在后面追她一样。
所以,她没有看到,男人的脸上漾着令人目眩的笑容,还透着点坏坏的味道。
她逃命般地钻进车里,脸颊的热度仍在持续升温,脑中不断盘旋着他刚才问过的那句话。
当时,她实在太害羞了,不敢将所有的心里话都告诉他。
标签